— 梓芴笏 —

【六十八色之珍珠白/叶蓝】 Das Meer



本来想写的挺长,结果却写成这样

应该算是西欧背景


以及祝自己生日快乐


————————————


01


“叶秋!叶秋!”


叶秋正站在桌子前纠结着是选草莓还是樱桃的饮料,就听见哥哥小声叫他,连忙转头去找,只是惜叶修并不在附近:“哥你又去哪了!”

“低头。”

果然在精致的桌布下探出一只熟悉的手,朝叶秋招了招。

虽然叶修年纪不大,可从贵族舞会上开溜的功夫好得让老爸都拿他没办法,说教无数次后叶修照溜不误,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不被他看到,叶修也就领不到什么管教。


“没人,出来吧。”

叶秋庆幸父亲没发现,不然叶修少不了一顿说教,但叶修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的时候叶秋立刻否定了刚刚的想法。

叶修身上还是赴宴时的穿那身做工考究的礼服,只是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看起来试图把衣服拧干但是衣料实在是太吸水而失败了,时不时还往地上滴两滴水,这幅狼狈的样子任谁都不相信会这位会是德高望重的叶城主的长子。

“哥你又去海边了?怎么把衣服都弄湿了?”

叶秋倒是习以为常,只是连忙拉着叶修出了宴会大厅,回到两个的房间去帮叶修找换洗衣服。


“嘿叶秋别生气嘛,我告诉你个秘密。”叶修忍不住掐了掐叶秋因为生气有些气鼓鼓的脸颊,在对方再次发飙之前,神秘兮兮的凑到弟弟耳边分享着自己的秘密:“我看到人鱼了哦。”


02

且不说叶修翘宴会的能力,他翻墙钻空的能力在城里几乎无人能及,就连训练有素的近侍对不知何时会跑出城玩的叶修暗自头疼,后来叶修和守城的士兵达成协议表示一定会在午夜前回来,两边也都有了痛快日子过。


叶城主的城是临海而建的,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那里永远都是最热闹的,渔人,船只,商贩永远将那里挤得满满的,也就只有靠近城堡的那一侧海岸,还如千百年前安静美丽。


叶修脱了鞋子拎在手里,沿着沙滩走到海边,他十分喜欢脚掌陷入松软沙滩的那种不实的质感,所以跑出来后也经常是到这边的海岸一个人玩耍。


他走到海边,涌起的海水漫过他的脚腕,他被冻了个机灵,连忙往后跳了两步,远离冰冷刺骨的海水,然后冲着海面大喊了两声:“小蓝我来了!”


“来的真早,你父亲不是管你管的很严吗?”很快,从海面浮出的人鱼便游到他的面前,陪他一起坐在沙滩上。

人鱼都是极致的美丽生物,仿佛得到神明无限的眷恋,无论男女,都美的不可方物。珍珠一般细腻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面容,浅到几乎透明的银白色长发,如大海般深邃而又湛蓝的瞳孔,整个人都在月光下隐隐发光,就像是上帝给予他们美丽神秘的证明。

“从小到大半夜跑出来的事我干的还少吗,再说了有叶秋帮我打掩护,跑出来不过是小菜一碟。”

“给,我可缠了厨师长好久他才肯给我做的。”


叶修从小就喜欢关于海洋的传说:美丽的人鱼,凶残的海怪,富饶是海底之城——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人鱼会喜欢陆地的蛋糕。


毕竟海底可没有这种食物。

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开心的吃着奶油蛋糕的人鱼如是回答,就像小孩子一样让奶油沾了满嘴。


叶修开心的看着人鱼坐在自己旁边吃起厨师长精心制作的点心,忍不住问道:“小蓝,人鱼也说我们的话吗?”

“并不是,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只是为了了解陆地上的事,会有人专门学习你们的语言。”

“唉小蓝你也是学这个的吗?”

“不我只是好奇,而且陆地上的书确实有趣。”

被称为“小蓝”的人鱼意犹未尽的吃完了蛋糕,摸了摸沾在嘴角的奶油:“说吧,这次想听什么故事?”


03

城主又一次大发雷霆了。


这天晚上,叶修刚刚跑出去,城堡就迎来了客人,身为远方的贵客,叶修叶秋理应出席,这次叶秋却再也没有办法再帮叶修掩护,急哭了却也只能向父亲坦白真相。


当天晚上叶修从外面回来,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准备好的温热饭菜和舒服的热水澡,没想到确是暴怒的父亲。


自他七岁那年和守城侍卫心照不宣后,父亲再也没有因为他的乱跑发过这么大怒,或许是一口气把这些年的不满堆积到一起点燃,两个人吵的昏天黑地,虽是半夜却惊醒不少仆人。

所有人都知道大公子叶修从小就痴迷和海洋有关的东西,不管是书籍,歌剧还是物件,房间收集了各种各样的标本和贝壳,而叶城主认为叶修身为长子,理应接手他现在的一切,不能做这些不务正业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大,两个人因为这件事也是频繁发生口角。争吵的最后,气愤的叶城主将叶修房间里所有的珊瑚和贝壳装饰,还有各种标本书籍,全都砸碎或者撕碎,并且禁了叶修一个月足,方才挥袖而去。


这场争吵从半夜进行到天亮,哪怕是到了早饭的时间,也没人敢去打扰叶修,只有一个例外——叶秋端着早餐,推开了叶修的房门。

叶修没有锁门的习惯,叶秋轻松的打开了房门,叶修正坐在窗户上往外望,听到声响便转过头。

“叶秋?”


“对不起,哥。”

女仆不敢进来,自然没有人打扫屋里那一地狼藉。叶修收藏的无疑都是珍品,叶秋看着那些原本美丽的物件变成现在的样子,着实心痛。


“好了叶秋,不怪你。”

叶修很快从一地碎片之中找到落脚点,几步跨过去,接过盘子,放在勉强没有遭到破坏的桌子上。

“倒是小蓝这些年给的这么多珊瑚和贝壳什么的,都让父亲砸光了,分明那么稀有——我记得你房间还有几个吧。”

“嗯,我……”

“你留着吧,”叶修端起热牛奶,氤氲的热气让叶秋看不清哥哥眼底的血丝,“父亲他说,要把我送去王都学习。”


04


叶修再一次出现在城里人民的视线时,已经是一位英俊优秀的青年。

而平静的生活也已经被打破了。


围绕着王位的纷争从古至今不曾减少过,而这次的战争格外剧烈,一向以和平中立著称的城镇也被牵扯进来。

十年未回归家乡的城主大公子,带着学识回来,与父亲兄弟一起统领海军,以保护他们的家园。

屡次的胜利让生活稍稍恢复和平,人民便开始感叹,只要有大公子指挥的战争从不曾输过,真是我们的救星,更人传言,大公子他可以与海洋交流,让大海助他一臂之力,这才赢得战争。

下城的流言纷纷,但只有叶修知道,他从八岁起在人鱼身边呆到十五岁,学到的东西比从他在王城这些年学到的多更多。只是叶修知道,他并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无所不能,虽然在王城对海洋有所学习,但是他的知识基本来自人鱼的传授。他也隐隐猜出,突然转好的天气,捣乱的鱼群,绝对不是他的知识可以做到的。

他也知道,他身上一直带着一颗珍珠,是当年他的人鱼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海里也算珍惜的宝贝,大概是他护了自己周全。


十年不见的海岸一如往昔,湛蓝而又深邃,大自然永远是这样,冷眼旁观着其他渺小生物的无限更迭,而自己却一成不变。


他站在岸边,看着海浪卷起拍在沙滩上,然后再退回原处,变回翻卷的浪花,无限次的循环直至世界终结。


他看到不远处的海面浮出的那个人影,正一点点朝自己靠近。

“你回来了,叶修。”

十年未见的人鱼一如既往的美丽,似乎岁月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一丁点印记。

“好久不见啊,小蓝。”


05

人鱼游到岸边,和叶修一起坐在岸边。原本瘦小的男孩如今也长大成人,蓝河暗自感叹着人类的变化之快,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比了比两个人身高。

“我现在可比你高了啊。”

“切,我现在的年龄相当于人类的十八岁,有种用你十八岁的身高和我比啊!”

“那也比你高。”


吵闹完了,两个人便陷入沉默,现在的叶修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缠着蓝河问个没完,两个人只是盯着浪花发呆。

“战争情况不容乐观啊,都打了这么久,对方还没放弃吗?”最后还是蓝河打破了沉默,这场战争之惨烈,让海底的子民都人心惶惶,“分明已经两败俱伤,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呢?”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也要反抗到底。”叶修拿贝壳打着水漂,看那些贝壳一次次在海面挣扎然后永远沉入期中。

“我不应该告诉你的。”蓝河和他一起打起来,当初是叶修交给他这个游戏的,但他把把都赢,总是让叶修气个够呛,而现在叶修还是赢不过他。“这一仗凶多吉少。”

“我知道……父亲已经暗示过,如果他死在战争中,就是让叶秋继承他的位置吧。”


“呐小蓝,你说我该怎么办。”叶修握紧拿着石子的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我肯定要和父亲亲征,可如果我们都死了……我不能把这些烂摊子留给我弟弟,他从小就是那么温柔的人,如果被城主的位置和身份禁锢住——”


“如果海战真的爆发,抱歉叶修。”

没等叶修说完,蓝河就俯身,一把拍在叶修脸上,抬起他的他,迫使他与他平视。

“我大概真的要回到深海了。”


“你听到了吗,海洋在哭泣。”

“她是世界上最最柔弱的母亲,禁不起孩子们这样的打闹。”

“战争无可避免。你和你弟弟都是好孩子,一定能守护住你们所爱的一切。”


“愿神明保佑你,我的孩子。”

人鱼扬起身子,吻了吻青年的额头。


“再见。”


叶修独自站在海岸边,任凭海风灌进他的领口,浪花打湿自己的裤脚,他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逐渐被海水吞噬。傍晚的海风还是有些刺骨,他丝毫不在意这些,只是一直望着残阳彻底消失在海岸线后,在看海面由暖橙色变暗,映照着点点繁星,随着水波而泛起星星点点的光亮。


“哥!”

叶秋找到叶修时,月亮早已升起,看着自从回来以后就变得沉默的哥哥正安静的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恍惚间又想起原来那个总是乱跑让自己打掩护却从来不忘记带礼物回来的哥哥。


“走吧。”

叶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粒,最后望了一眼人鱼离去的方向,便转身搭上了兄弟的肩膀离开。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