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喻黄】后会无期



和露露@文喻九州 一起写的,一人一半。


两个逗比强行文艺失败系列。


喻文州生日快乐。


————————————————————


黄少天一把扯下领带,解开领口的纽扣,大口呼吸着室外充满湿意的空气,不顾身上价格高昂的西装,毫无形象的坐在还有着水渍的台阶上。

屋檐外砸下的雨滴偶尔有几滴会崩溅到光裸的皮肤上,他并不在意。也许是方才在雨中疾行过的原因,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被雨水打湿,变得有些凌乱,但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耳畔还有回荡着酒会典雅的音乐与觥筹交错间的清脆之声,女人身上浓郁的有些呛人的香水味还环绕在鼻尖,他有些厌恶的皱皱眉头。

他一向不喜欢这种表面平静祥和事实上暗流涌动的宴会,需要费太多心思去思考眼前的人是否戴着善意的面具来隐藏贪婪的内心。


他望着屋檐外雨砸在小水潭中溅起的阵阵涟漪出了神,直到眼部的疼痛刺激着他才回过神来,揉了揉因为长久带着隐形眼镜而酸涩的双眼。


然后他看见那个男人慌急穿过雨幕向里自己的方向冲刺。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一切不过是雨幕模糊了那边世界所带来的虚影。


没带伞的喻文州被突然倾盆而下的大雨打猝不及防,只能寻找最近的屋檐躲避雨水的洗礼,没想到碰巧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故人。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热,气氛却像天气一样冰冷,世界只剩暴雨砸在塑料防水棚和地上的声音。


其实喻文州也不是没有想过或许会在某一天的某个地点再次见到黄少天,可能是同学会、无法推去的应酬也可能是中国随便哪个城市的街头或是大厦门口。他们或许会礼貌的相约到咖啡店,点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热咖啡,讲几个学生时代的笑话。或者脱下西服外套随便找个路边的大排档,点上几瓶啤酒,有说有笑的聊聊最近的状况。


然而这里不是咖啡店也不是街边餐馆,没有幻想中美好的场景画面,只有两个恰巧被同一场暴雨困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故人——明明两人曾是最熟悉彼此的人,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试图交流的意思。


向来能说会道的人头一次失了语,满肚子的话卡在喉咙里却不知从何说起。想了想以前两个人言笑晏晏的模样,心里堵得不行,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雨下的真大。”最后打破沉默的人竟是喻文州,他淡淡的微笑着,亲切中带着几分刻意的生疏。是了,他一向善于应对这种尴尬的情况,因此才能在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


“是啊,很久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天气了。”黄少天打蛇上棍的附和了一声,两个人突然又一次同时沉默了。


是啊,已经过去好久了。上一次遇见这样的天气恰巧是两个人分手的那一天,雨下得似乎比这还要猛烈一些,噼里啪啦的砸在脸上。一切都像是上天闲来无事导演的三流电视剧,两个人可悲的被选为主演,满足他的一时兴起。


“路过吗?”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的雨幕,装作不经意的开口。


“是啊,来办点事情。”至于是什么事情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黄少天自以为懂他的言外之意。


“没带伞?”


“忘了,最近不常看天气预报。”


“这里的夏天经常下雷阵雨的,过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放晴。”


“你一直最熟悉夏天。”喻文州又一次笑了,这次笑容看起来很真诚,像是由衷的赞美。


当然最熟悉夏天……怎么可能不熟悉呢?夏天……堆积在心里数年的话几乎要冲口而出,却被黄少天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最后他干笑了两声,往旁边让了让:“过来坐,你半边肩膀都湿了。”


“好。”喻文州估计也是被淋得冷了,毫不犹豫的就凑了过去,紧紧的挨着黄少天坐下,微微的低下头去看街道旁的小水洼。喻文州挨过来的那一瞬间黄少天有点恍惚,仿佛回到了几年前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耳鬓厮磨的那些时光。


真的,已经很久很久了。


黄少天的鼻子一酸,强行命令自己冷静下来。他偷偷的去瞥喻文州的侧脸,只一眼,就移不开了视线。


他贪婪的细细描摹着喻文州的眉眼,仿佛要把眼前的这个人揉碎了之后融进骨血里。他瘦了,黄少天下意识的把面前的人和几年前的喻文州比较,他一定很累吧,眼底的疲惫几乎浓的化不开。


他眨了眨眼睛,瞳孔里忽然映出了喻文州的正脸,像以前一样,微笑着的,温润的如同三月的春风。


“在看我?”


原本死死锁在喉间的话语一不留神便神使鬼差般的吐露了出来。


“我想你。”


这次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了动作。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究竟是谁先主动的,嘴唇与嘴唇就契合无比的紧贴在了一起。轻轻的合上眼睛,双手搂住彼此的脖颈,用力的往自己的怀里按去,力度之大几乎令人窒息。舌头在口腔里翻搅着,疯狂之中又带着令人心疼的小心翼翼的试探。喘息声在寂静的屋檐下格外清晰,更加的令人意乱情迷。牙齿磕碰在一起,疼痛却夹杂着一丝丝的满足。


分开的那一刻黄少天咻得睁开眼睛,慌乱和不舍的情绪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上面还残留着喻文州的温度。


“你醉了。”喻文州笃定的判断道,他能尝到黄少天嘴里尚未散去的香槟味,好像有点发苦。


“那你呢?”黄少天也不反驳,松开搂住喻文州的手,活动着手腕,漫不经心的道。


“我?”喻文州摇摇头,露出恶作剧般的狡黠笑意,“你猜?”


黄少天也笑着摇了摇头:“这我可猜不出来。”


“也好。”喻文州语焉不详的道,继而站起身来,“雨停了。”


那么快?失落感一点一点的爬上心头,却不敢流露出分毫。“趁晴早点走吧,”黄少天挥挥手,“说不定一会儿就又下了。”


喻文州抬眼看了看远方,仿佛在等待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再也无人说话。


“那,再见。”喻文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道。


“……再见。”


后会有期。


……也许吧。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