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林方】Amor

5:00棒,终于赶上了

其实是很久以前墨墨的林方点文【结果被我压箱底了x】原本是纯音乐,莫名有种想画画的冲动

描写尽力了,有的资料来自网络


——————————————————


林敬言拿着抹布站在桌前,一面清理着咖啡桌一面用余光偷看着旁边那桌的男孩。

咖啡杯和不锈钢小勺撞击的清脆声响并丝毫没有影响到那个男孩,他的画笔沾着颜料在亚麻画布上灵活的舞蹈着。


画布上的教堂沐浴在如美酒般带着微醺色泽的午后阳光中,尽管墙面精致的花纹和雕工细腻的雕像早在历史的岁月中磨去曾经的美丽,依然不失它原本的高贵优雅,灰色的鸽群被定格在被教堂钟楼突然敲响的钟声时,惊得四下飞散的画面。


男孩太过于专注手中的绘画,丝毫没有意识到林敬言已经站在他后面。等他将最后一笔铬黄色从画面上抽去,才发现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店长已近坐在自己旁边的桌边喝起咖啡。

意识到对方已经注意到,林敬言放下被子,把菜单递了过去:“小画家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提拉米苏下肚,对方已经彻底打开了话匣子,林敬言这才知道男孩叫方锐,今年20岁,正在附近的美术学院学习油画。

其实林敬言很早以前就注意到这个经常在自己咖啡店画画的青年,或是因为在漂泊已久的异国他乡终于碰到了熟悉的故乡人,林敬言自己也没发现对对方是如此的友善,他默认了方锐总是霸占着自己视野最佳的露天位置,只点最便宜的咖啡和三明治,却能从早画到晚。


方锐性格很是活泼,几句话就能逗得林敬言嘴角上扬,几天的相处下来,和林敬言的关系就宛如熟识多年的老友。

方锐也很开心能碰到一个聊得来的同乡,和对方聊天时总有一种比全神投入绘画时更美好的情愫。加上时不时能得到免费续杯的咖啡和为他预留好的座位,他更是有事没事就往这里跑,一边骂着导师是冷血动物一边咬着笔尾纠结着下一笔到底用什么颜色才好。店里不忙时会和帮自己添咖啡的店员插科打诨,忙的时候也会让出自己的座位挽起袖子充当服务生的角色。

林敬言也看过方锐不少画作,有罗马凌晨时分被朝霞染成淡紫色的天空、有夜半十分空无一人只剩路灯的空旷广场、还有郊外藏在清晨薄雾后的破旧教堂。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方锐作画时,他就断言这店是被日后大画家光顾过的店。


方锐最近并没有出现在店里,不少店里的小姑娘都在想念这个笑起来隐约露出小虎牙的男孩,更有大胆者甚至向店长提出并表示方锐再不来可就要翘班了。

彼时林敬言正在厨房揉着面团,思索着晚上带些什么小食给方锐他们当夜宵,不禁无奈:“怎么,毕业这么久就忘了什么时候是学期末了?”

“唉,可是这才六月啊。”

“没办法啊,毕竟美术生一幅高水平的画可能要花很久来构思吧。”


方锐的公寓距离林敬言的店并不远,林敬言拎着手里保温盒还冒着热气的水果派下公交车时就见方锐背着画具靠在自行车旁玩手机,看见林敬言来了,眼睛便亮了几分。


“吴女士不在家,小周沉迷图书馆不能自拔还没回来,只能我一个人来。”

像方锐这种外国留学生为了节省花销很多都会和别人合租,吴羽策和周泽楷就是方锐的两位合租同伴,对林敬言经常光顾并不报以反感,尤其是林敬言拎着四人份的夜宵或者食材的时候,两人也乐得从中蹭来一份。


“画怎么样了?”林敬言有些无奈的揉揉方锐的头发,对方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弟弟,每每创作到深夜总是顾不上自己。

“嘿嘿还差今天晚上最后一点了,林老板要不要和我一起见证大作的诞生啊。”


林敬言借来吴羽策的自行车,和方锐一前一后沿着路灯柔和的灯光行驶在罗马夜晚的街道上。店里本来就下班晚,林敬言跟着方锐来到来到罗马许愿池旁时更是已过午夜。

相比白天的嘈杂,午夜时分的许愿池显得冷清了不少。虽说是罗马著名景点,但是工作忙加上如潮水般的游客,林敬言从来只是路过时远远眺望几眼,从未走到近处去看个仔细。


“作品是许愿池吗?”

“嗯,之前聚餐半夜路过这里,发现景色不错,就决定是这里了。”方锐一边装好画架,一边解释,“对了要许愿吗?我可准备好硬币了。”

关于罗马许愿池有个人尽皆知的传说,林敬言自然也知晓:如果有人背对着喷泉,右手拿硬币从左肩上方向后投入水中,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一枚硬币代表此生会再回罗马,两枚硬币代表会与喜爱的人结合,而三枚硬币则能令讨厌的人离开。

“不必了,反正有的是机会,倒是方锐你赶快去画,说了多少次熬夜对身体不好。”

虽然嘴上总是这么说着,但是林敬言还是会体贴的帮方锐去买温热的咖啡,在对方创作时安静是在旁边等待着,安静的注视着那个因为全身心投入创作中变得更加成熟迷人的像弟弟一样的存在。


“完成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锐终于重重的放下画笔,天空已经露出一丝明亮,原本空旷无人的街道也稀稀拉拉有着一两个踏着清晨而来的旅客,不自觉,一个黑夜便迎来了黎明。


林敬言这才凑上前去,欣赏着画作:画上的夜色很美,漆黑和深蓝交织间还泛着淡淡的紫色光晕,满天星辰点缀着墨色的夜幕,隐约勾勒出星座的轮廓,仿佛黑天鹅绒上璀璨夺目的钻石。洁白的大理石雕塑在月光下散发着柔柔的洁光。海神波塞东脚踏巨大的贝壳,架着两匹勇武的战马,身旁立侍着四位圣洁的女神。晶莹剔透的喷泉沿着雕塑的线条奔涌而出,汇聚成了一泓碧波荡漾的池水。画面左下方有着一对忘情拥吻的恋人,在珍珠色光辉的照耀下格外圣洁,将最纯粹与浓郁的爱展现给世人。

漆黑,奶白,宝蓝,所有颜色看似凌乱却又和谐的交融在一起,颇有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的风范。


“我管它叫‘Roma’,可不许说起名草率啊,”方锐俏皮的朝林敬言眨眨眼睛,一边把画收好一边说,“把名字倒过来读好吗?”


“Roma,a-m-o-r.”

“Amor*。真是有趣的巧合。”

林敬言加深了嘴角的弧度,自己在罗马居住多年,却从未在意过这个浪漫的巧合。


“是吧。”


“Ti amor*.”

林敬言突然转过身望向方锐,黑曜石般的眼眸中充满着光彩,在星光灿烂下向方锐深处手。纵使是阅历过无数名画巨作的方锐也突然觉得,没有什么能比得过眼前着位来自东方的温润青年。


“不觉得很应景吗?在这充满爱的罗马之夜。”

“是啊,不愧是——”方锐还想说什么,却被林敬言栖身附上的吻封住言语。


两人的唇畔还萦绕着咖啡丝丝的苦涩和糕点甜美的蜜糖味,虽然只是唇畔相互紧贴,辗转,但是依然难舍难分。冰冷的泉水旁边,两个人却有如烈火,炽热的心相互碰撞,所激起的烈焰连冰冷的水花也无法浇熄。


方锐隐约听到三声硬币落入泉水的清脆声音,然后在心中默默念出自己的愿望。



————————————————

*Amor,意大利文中的爱

Ti amor,意大利文中的我爱你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