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方王—喝奶吗!】网恋有风险,面基需谨慎

5:00打卡

终于赶出来了


方神生日快乐哟♡要和大眼好好相处啊XD

二期友谊向

————————————————————

 

方士谦最近很不对劲。

 

他下铺的林敬言通过了一个月的观察得出这个结论,并且十分严肃的对对床的张佳乐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张佳乐对此好像并不感兴趣,正不顾形象穿着T恤大裤衩坐在地上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

 

“得了吧老林,我看你就是又老妈子了。他不就每天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日常沉迷手机不能自拔——卧槽对面这SB居然敢怼死我等爸爸复活neng死你——看着吧过几天就好。”

“不不不,你没发现他最近总是把时间投在看手机上吗?以前他也沉迷游戏,可也没到除了睡觉上课就没有放下手机的时候啊,而且他最近经常熬夜到很晚,对身体也不好。。”

“估计是又和老叶玩游戏输了准备哪天练好揍回去呢。”

“可是你见过一脸傻笑还自带小粉花背景的和人pk吗?”

张佳乐抬头准备说什么,正好瞥到方士谦拿着手机一脸痴汉的走进来,嫌弃的瞥了一眼,问到:“方士谦你干嘛呢这么投入,笑得这么猥琐还自带粉红泡泡背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恋爱了呢。”

 

这回轮到方士谦一脸懵逼了。

“啊?我没和你们说我上个星期脱团了吗?”

 

张佳乐一个手滑又被对手捅回复活点。

 

孙哲平刚下课就被张佳乐一通电话叫到学校后门小吃街撸串,心想着别人请客不能太放飞自我,刚刚把菜单还给服务员就听旁边张佳乐一边帮他到饮料一边说“大孙随便点啊,今天方士谦请客”挽着袖子大有一种不醉不归的气势,然后把啤酒往方士谦面前一拍:“方士谦居然让你这个单身狗混入我们之中!这顿你不请我们就不让你进宿舍!”

“哎服务员照着刚才的那个再来一份!”孙哲平冲着服务员远去的背景喊了一嗓子。

 

“好了吃饱了来干正事了——说吧老方谁这么倒霉被你看上,这是非洲老酋长的节奏啊。”张佳乐又把方士谦面前的空杯倒满啤酒,林敬言也放下手里的杯子,一脸八卦的围上去。

“得了吧杰希可是欧皇,阴阳师十连出了两个ssr。”

林敬言和张佳乐分别向方士谦比了两个中指,氪金党孙哲平笑而不语。

 

“换个话题,你们俩哪认识的。”林敬言避开这个让非洲人闻者落泪的故事,换了个话题。

“阴阳师海外区,别问我怎么翻墙去的要问去问肖时钦。”

“就那个‘王不留行’?”

“对对对,和我冬虫夏草情侣名那个,注定的缘分啊。”

“一个治痛经一个治肾亏是挺配,不过你一个法语系的怎么起个中药名。”

“求豆麻袋——网恋??还是国际区?!”

“得了吧方士谦他能上国服所有区浪还要去国际区玩,对方也可能——”

 

“啊,我没说过吗,杰希是加拿大籍华人啊。”

方士谦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扔雷给舍友。

 

几个人吵闹间林敬言忽然意识到什么,匆忙和孙哲平换了位置坐在方士谦旁边,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问到:“方士谦我问你,你和那个‘杰希’,你们交换过手机号吗?QQ或者其他联系方式吗?”

没等方士谦反应过来回答,林敬言又扔炸弹似的问出其他问题,“那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年龄?家庭?背景呢?”

 

一向伶牙俐齿的方士谦突然不做声了,不知是张佳乐灌他啤酒灌多了,还是如林敬言所想的那样——除了一个账号和姓名,方士谦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张佳乐听林敬言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连埋头苦吃任由另外三人闹的孙哲平也放下筷子,忍不住问到——

“没错方士谦,你怎么就能保证,对方不是骗子呢?”

 

“对啊大孙说的有道理,老方,就算关系再好,你们俩也就才相处两个月,你怎么就相信他不会说谎了呢?家长不是从小就说网上交友要谨慎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不知道屏幕那头的是人是狗’,我不是贬义,只是方士谦,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傻白甜了。”

“没错,你怎么知道对面不是一个拿你寻开心的小孩子?这种例子我想你知道的也不少了。”

“你好好想想吧,兄弟们也是为你好。”

 

“可是……”

 

对面这个大龄熊孩子似乎对这个说法也无法反驳,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低头沉默不语,默默吃着烤串。

 

那之后虽然方士谦依然沉迷游戏,但收敛了很多,阴阳师照样玩,但是对“杰希”绝口不提。林敬言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方士谦并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大概是经他们一说想通了,也就不再关心了。

 

“话说老方最近去哪里了吗?游戏好久没看到他上线了。”

“啊你不知道吗,他争取到系里名额,刚放假就去法国游学了。”

“法国吗……”还好不是加拿大。

听张佳乐这么一说,林敬言也就放心了。

 

暑假结束一帮人也都大四忙起来了,方士谦在的外语系最近要接待加拿大来宾,法语系临时人手周转不开,老好人林敬言就被方士谦抓住去充数。

 

交换生来了大概三十多人,领头的是个高挑英俊的青年,黑发棕眼看起来是有亚洲血统,穿着时尚,举止有礼,磁性的声音加上一口流利的英语更是让底下的女神眼冒爱心——好吧除了那双大小眼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

 

等两边老师寒暄完,准备让学校学生带交换生参观学校时,林敬言就感觉到身旁的方士谦窜了出去,还没等大家回过神就一把熊抱住领头的那个男生,还大喊一声:“杰希我想死你了!”

 

林敬言内心刷满卧槽。


 

还是学校后街那个烤串店——旁边的烤肉店,还是方士谦请客,可惜孙哲平有事没来,便宜林敬言和张佳乐一顿好的。

 

“我说什么,我就知道方士谦你暑假不可能不去一趟加拿大。”张佳乐一脸“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边扫荡着桌上的食物。

“得了吧我和杰希是在法国面基的。”方士谦一脸不屑,转过头狗腿的给王杰希夹肉。

张佳乐不屑的抢过方士谦筷子底下的肉片,又对旁边的王杰希说:“对了杰希啊,我儿子智商不够,交给你了你就多担待担待。”

 

“对了,”吃着吃着,方士谦突然想起来什么,停下筷子,“我记得乐乐你质疑过杰希幸运值。”

 

这熊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男朋友和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听到这王杰希挑挑眉,拿过方士谦手机打开阴阳师,当着所有人的面点开画符,随便画了两笔。

 

一道金光——

“卧槽狗子!?”

“大天狗!!!!!!”

“啊啊啊杰希我爱你!!!!”

方士谦一把抱住王杰希并亲了一口。

 

瞎了。

 

单身的林敬言强忍住泼眼前这对狗男男一脸啤酒的冲动。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