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双花24h】Describe

5:30报道

乐乐性格有些复杂,几乎不敢下笔,梗决定了很长时间。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改完后发现字数又刚刚卡线。

 

——————————————————————

初秋半夜的英格兰北部还是有些微冷,孙哲平裹紧身上的外衣让自己更加暖和一点,同时不耐烦的一遍又一遍把身子探出站台去张望火车是否到来。


半夜郊区有些破旧的火车站人自然不多,如果不是报时的电子钟表还在滴答作响,时不时报出一些车次信息,孙哲平一定会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这地方和被废弃了没什么区别。


他注意到那个青年一直坐在有些年头的木质长椅上,借着有些微弱的昏黄灯光拿着画板正画着什么,青年侧对着他,微长的栗色发丝从米白色的毛线帽中散落出几缕,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摆。


大概是注意到对方不耐烦的踱步声,青年放下笔抬头朝他笑了笑,用一口流利的伦敦腔解释道:“您是新搬来的吗?大概是人少的关系吧,这里的火车经常晚点。”


那是一张清秀白净的脸庞,一双桃花眼中满是笑意,只是柔和的面部线条怎么看都不像是欧洲人。


“中国人?”

孙哲平忍不住用中文发问。


大概是听到熟悉的乡音,青年握笔的手顿了一下,点点头,又把注意力放回画板上,把脸隐藏在对他来说还是有点大的帽子投下的阴影下。


孙哲平也只是挑挑眉,看了看手表,坐到背对着他的长椅上。


空气中只有铅笔落在素描纸上的沙沙声,秒针移动的滴答声,以及两个人还带着热度的呼吸声。

仿佛头顶那还有些摇曳的油灯是上帝投下的光环,光芒之下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再一次看到对方还是同样的火车站和同样的半夜时分。


“圣诞节快乐。”

看到孙哲平踏进火车站露天候车室时,青年放下手里的画板,把冻僵的手指放到嘴边吹了吹,白色的雾气将本就掩埋在毛线帽和围巾下已经冻红的双颊。大概是为了与节日相应,他围了一条红黑相间的围巾。卡其色的风衣,宝蓝色的牛仔裤,柠檬黄色的针织帽还有身旁草绿色的书包,远远望过去就像是打翻的调色盘,几种鲜艳的颜色撞在一起但在他身上却格外和谐。


“平安夜还要加班真是辛苦你了。”他笑着调侃到,然后把视线投到已经被几日大雪点缀的银装素裹的世界。不远处还有几幢房子亮着灯光,白色的大雪掩盖住红色的屋顶,时不时飘落的雪花让眼前的画面仿佛水晶球中的世界那般充满童话色彩。


“是啊,看在我是个中国人不过圣诞节的面子上。”

孙哲平挑挑眉,但似乎对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之处。


“平安夜快乐。”

青年想起来什么,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印有圣诞树和铃铛图案的绿色包装纸上系了红色和金色的丝带,黄色的铃铛形标签上用很漂亮的字体写着“Merry Christmas”,一看就是主人精心准备的礼品。

“这边的风俗,圣诞布丁。本来打算送邻居的谁知道对方不在,尝尝看吧,我对我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撇开视线,试图掩饰自己的心虚,孙哲平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丝毫不介意的接过礼物。


两个人依然背对背坐在长椅两侧,一个依旧沉迷于自己的创作之中,时不时会放下笔,搓一搓冻僵的双手。另一个也只是安静的坐着,偶尔抬眼看看电子报时器上显示的数字,更多时候,只是盯着远方的风景发呆。

两人之间还是很安静,只是多了雪花簌簌飘落的声音。


旧的一年马上就要过去的时候,对方放下画板,主动找孙哲平攀谈起来,从生活趣事扯到国际关系再到明星八卦。随着电子钟表的秒针逐渐靠近零点刻线,两个人一起按耐不住兴奋倒数起来,伴随着零时的烟火和欢呼,两人异口同声的相互呼喊着:“圣诞快乐!”,然后共同分享了那块卖相不太好但是味道还不错的布丁。


下次见到青年是在浪漫之都巴黎。


情人节的巴黎弥漫着鲜花与巧克力的馨香,被玫瑰花、灯光和气球点缀的街道上满是恩爱的情侣,只有他一人孤身坐在广场的喷泉旁无所事事的喂着鸽子,原本栗色的长发被扎成一个小辫子,服服帖帖的搭在肩膀上。

孙哲平蹑手蹑脚的走到青年身后,安静的端详着对方喂鸽子时欢快活泼的身影。

鸽子还是发现这位突然闯入的庞然大物,本来安静啄食的灰色鸽群被惊得四下飞散。

  

青年有些不满的转过身,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情人节还出差?真是辛苦你又费脑力又辣眼睛。你们老板给了你多少加班费?”青年看了眼孙哲平手里拎的皮包和笔记本,揶揄到。


其实他自己就是老板,只不过给自己放假碰巧赶上情人节。


青年起身把身旁画板上的画拿下来,小心翼翼的卷好放进画筒里,递到孙哲平面前:“给,就当我这个单身狗送给你庆祝来咱俩都单身的情人节礼物吧。”


“那就请你吃顿饭当回礼吧。”孙哲平倒是毫不含糊的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画卷,提出了这个在情人节听起来别有深意的邀请。


“嘻嘻,恭敬不如从命。先说好,别人误会我也不负责解释哦。”


两个人笑着聊着,高档皮鞋和有些发黄的帆布鞋共同踏在还残留着雪迹和掉落的玫瑰花瓣的沥青路上,被一旁店铺的灯光渲染成和谐而美好的颜色。


同事看到孙哲平新裱好挂在办公室的画十分惊讶。


这画你买下了?你知道当初多少人找作者买画,开了多高的天价对方都不肯卖吗。


碰巧运气好罢了。


也是,即使对方那么有名你又不是没有这个钱。



画面上,拎着皮包的青年独自一人坐在有些破旧的长椅上,紧蹙的眉头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头顶上破旧的油灯燃尽着自己最后的光亮,将青年笼罩在昏暗的光芒之下。


仿佛上帝亲手投下的圣光。


                 end


PS:圣诞布丁不是普通吃的那种布丁,你们自己百度就懂。据说味道不是很好。


评论(1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