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湫】月缺

原作背景延伸,看完电影回家路上的脑洞

全程被湫虐的fly起来QAQ


就怕这种我站在你身后你却从来不肯回头看我一眼的虐。


——————————————


湫醒来时便知道一切已尘埃落定。


他从床上坐起来,望了望窗外,世界还是一片汪洋,只有远处的那棵的红的海棠树顶立于世界的一方,凭借其微弱之力,支撑着这个世界。

傍晚的霞光铺到水面上,上下天光连成一片,红的仿若一片燃烧的海。


红的像极了那人的衣袂。


“醒了?”

灵婆不知何时已经站到门口。

“别忘了你付出的代价。”


“我当然记得。”

为了她,自己什么不能付出?


刚开始的日子尚且有趣,灵婆教他打理如升楼、管理人死后的灵魂。

每当他打扫到存放着人死后灵魂的地方,他总会想,是不是好久以后,椿又会回到这个地方。

就像当年决定救下鲲时一样。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灵婆见他能担任大局,也就离开了,整座如升楼,只剩下他一个——灵婆带走了那些猫。

他一个人打扫、管理着如升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孤身一人,屹立在世界一角。


后来又不知过了多久,如升楼迎来了一个客人。


满头银丝的凤在看到湫的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

凤比当年更加苍老,大限将临,她恳求湫帮她打听椿的消息。她说这辈子唯一的牵挂就是女儿,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听到女儿的消息。


他何不想打听到椿的消息,他只是告诉凤,椿去了人间,过得很好。

他陪着凤在门口坐了一个晚上,临走前,凤留给他一枝海棠。

白色的花,红色的叶。

和当年他窗前的一样。


湫又独自在如升楼守了几十年。


当他在安置新一批人类亡灵时,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他虽然没见过他人类的模样,但他知道他们无需言语,就能知晓对方是谁。


“她还好吗?”

湫问“鲲”。


“很好。”


有这两个字,他便觉得这些年的孤单寂寞通通化为乌有。


湫合上生死簿子,望着窗外的弦月,月亮只留下了一条线,大概不久便又到朔月夜了了。

他喜欢极了无月的暗之朔夜,他隐约记得他没有胆量拥抱椿的那个夜晚,似乎就是无月之夜。


他想,如果椿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会这么想?

他闭上眼,在脑海中一笔一画的勾勒出椿的样子,有多少年没看到她了,十年,二十年,还是更久?她会变成什么样?会和她妈妈一样吗?她会以什么样的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只从一岁看她到十六岁,她之后的人生,他没有能力继续参与。


他自作多情的幻想着。


毕竟她何曾回头看过自己一眼?




月已被云层挡住半边。


评论(16)
热度(43)

2016-07-08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