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方王】记一次失败的逃婚经历

眼爸生日系列

催婚的方士谦和逃婚的王杰希的故事。

别我问为什么男男可以结婚因为这是架空。

—————————————————

 
 

“说吧英杰,你到底帮不帮师傅这个忙。”

王杰希有些恶狠狠的瞪了瞪房间那头的高英杰,本就紧张的小孩被他这么一瞪,吓得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可是师傅……”高英杰的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眼眶有些红肿,手足无措的站在那,王杰希要是再使劲瞪他估计就能直接哭出来了。

 
 

“连师傅的话也不听了吗?”

最后连劝再命令带恐吓,高英杰终于眼泪婆娑的靠近王杰希,颤抖着双手帮王杰希解开手上的绳子。

 
 

王杰希活动着被绑疼的手腕,一边在心里痛骂方士谦,一边对不住高英杰,本来就腼腆内向的小男孩被自己吓得不轻,然后把一切原因归结到方士谦头上。

 
 

王杰希迅速脱下自己的外袍与高英杰的交换,然后帮高英杰把手绑到身后。高英杰已经害怕得流出眼泪,又害怕自己的呜咽声会引起别人注意而拖累王杰希,只能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

“放心那人不会拿你怎么样,他要是真的对你做什么,我回头一定加倍讨回来。”王杰希拍拍高英杰的脑袋,又帮他擦干眼泪,高英杰这才冷静一点,朝王杰希点点头,示意自己没问题。

王杰希这才放下心,走到窗边,透过窗帘偷偷往下看。

 
 

王宫的地形图和护卫巡逻时间他早就烂熟于心,他花了几分钟判断出自己现在位于北塔楼最顶层的休息室。

 
 

他迅速在脑内拼凑出几种逃跑方案:

顺着窗户爬到塔顶,这是最近的路,也是最容易想到的方法,方士谦不可能不布置士兵,排除。

 
 

窗户下面有一颗大树,不过距离太遥远,跳下去估计也会摔得半死不残,排除。

 
 

门外是书房,平时这个时候方士谦和首相都会在那里处理文件,他要是跑出去肯定会被发现,排除。

 
 

方士谦终于聪明一回,把自己关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逃跑也会被他逮到的地方。

王杰希有些苦恼的咬着指甲,边打量着四周环境,边思考逃跑方案。

 
 

等等北塔楼。

 
 

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毫不犹豫的一把拆下房间那价值不菲的窗帘,拧成结实的绳子,把一头固定在房间结实的窗户上,把另一头从窗外扔出去。

 
 

很好,绳子够长,这个点这里也没有巡逻的卫兵,这个计划可行。

王杰希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掂了掂手里的石块。

方士谦,可不要小看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

 
 

王杰希顺着绳子一点点从墙上滑下,往下跳了大概两层楼的高度后,使劲蹬着墙壁,让自己的身子摇晃起来。重复几次后,他再使劲一蹬,让自己的身体朝左边的窗户荡去,同时抽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石头,向另一个方向的窗户扔过去。

 
 

如他所料,当他踹碎左边的窗户时,中央的窗户也被石头击碎,玻璃破碎声同事发出,做出只有一扇窗户被打碎的假象。

 
 

要知道自己在跟随林老师学习医术之前,也是练过武功的。

 
 

王杰希听到隔壁杂乱的脚步声和侍卫的叫喊声,有些紧张的环顾四周。他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借着月光他能看清四周的架子上堆满了杂物,可以用肉眼看清尘埃在空中弥漫开来。

 
 

他用袖子捂住口鼻,小心翼翼的向里面移动,尽量不让自己踩到东西发出声响。

如果林老师的话没错,这是一间被废除的杂物室,先王改造后,唯一的出口通往楼下的通风管道,现在知道的人屈指可数,在这里暂时避一避应该能避开巡逻队,等到了深夜,自己再想方设法逃出去。

 
 

王杰希找了个干净的角落坐下来,一心二用的一边思考逃跑路线,一边花式骂着方士谦。

想想自己身为堂堂微草首席御医师,上任御医师的门徒,竟然被当朝王储逼婚,真不知道现在的王族脑子都怎么想的,等他逃出去,一定要翘开方士谦的嘴往里头灌满中药。

 
 

王杰希越想越生气,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轻微的脚步声。

 
 

方士安静的站在王杰希背后,看着王杰希蹲着角落碎碎念骂着自己。卸下微草首席御医师的身份,揭开严肃冷漠的面具,王杰希也不过是个会哭会笑会闹的普通青年,“魔术师”的名号不是空穴来风,不管王杰希在医学方面制药还是手术像变魔术一样神奇,他自己就撞见过王杰希给微草小辈变魔术的场面。

大概就是被他当时发自内心的笑容迷住了吧。

 
 

方士谦嘴角弧度渐深,小心翼翼的蹲下,在王杰希的后颈处吹了一口气。

如他所料,王杰希缩了一下脖子转过身,在看到他那张脸时脸色极其糟糕。

 
 

“杰希你可又让我逮到了,你的逃婚次数可就又减少一次了~”他故意用轻佻的语气伏在王杰希耳边说道,满意的看着王杰希脸颊变红。

 
 

真以为自己找不到这地啊,要知道自己也是林御医看着长得的人。

 
 

“方士谦你个混蛋!!!!!”

 
 

王杰希恼羞成怒的尖叫在皇宫上空回荡,久久不能消散。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