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催更】记一节魔法史课

和 今天的霍格沃兹依然很和平 一个系列哒番外
露露棒棒哒( •̀∀•́ )

文喻九州:

*乱写x文不对题有,而且可能是考前的最后一篇……


*@梓芴芴 这个人产的粮不够吃嘤嘤嘤,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顺便催一下长篇x


*人物属于虫爹,背景属于罗姨,设定属于阿梓,ooc属于我




“为了提高广大教师的教育水平,增强我校的师资力量,学校特意……”


“哎呀哎呀,都这种设定了还搞这些假大空的套话,累不累啊。”学校开会的时候黄少天一左一右的眨眼,用二进制码对坐在对面的喻文州发送了一条消息。


喻文州没回他,专心致志的在会议记录本上刷刷刷的涂涂抹抹,坐在他旁边的王杰希瞟了一眼喻文州的纸,“唰”一下黑了脸。


“喻文州你再画我的眼试试,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找不准这个比例的。”王杰希咬牙切齿的对着屏蔽一切消息的喻文州眨眼睛。


可惜他的消息是群发的。黄少天咳嗽了两声拉到王杰希的注意力:“哎呦不是一比一的比例当然难找了!”


“你怎么不说因为你家文州手残。”


“因为你这个比例着实过于微妙,估计只有达芬奇的抽象派才能画出来。”


“黄少天你等着,午夜十二点顶楼,单挑。”


“行啊,王杰希你要是敢拿横扫七星的话我就把你那把火弩箭送给桃金娘打扫卫生。”


“你给我闭嘴!”


“闭嘴?我的嘴一直是闭着的啊!难道你要我闭眼,这可不行,我会被校长发现然后义务加班的。”


“咳,”另一边的方士谦也开加入群聊,“到时候你们两个别想来医务室包扎。”


“咳……我也不会提供任何魔药的。”张新杰紧随其后的发出消息提示音。


终结这场群聊的是公认的群主。“咳咳咳,”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韩文清别具一格的咳嗽几声。不愧是群主,提示音都像是特别关注,甚至喻文州也抬起头来张望,“烂摊子也都别想让我收拾,好了,现在,全体禁言。”


“……啊?发生什么了吗?”喻文州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对着众人茫然的眨眼。


“所以我校做出了教师一对一互相听课以便交流学习的决定……”冯校长早就察觉到底下不对劲,话锋一转抓了个典型,“喻教授,你在干什么?”


底下齐齐的一声闷笑。喻文州也一脸无辜的笑了笑:“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迷着眼了,我揉揉就好,谢谢校长关心。”三言两语就轻飘飘的就把话题给带了过去。


冯校长被喻文州娴熟的太极拳给打懵了,只得转头对着方士谦说话:“那个,方医生啊。”


“诶!”方士谦腾的抬起头,心说我刚才也没说太长啊怎么就我被逮住了呢?话最多的应该……肯定是黄少天吧?难道眨眼速度太快反而看不见了?


“我看咱们教授的身体好像都很虚弱啊,咳嗽起来都是一片一片此起彼伏的。甚至连韩教授这种身强体壮的人都生病了。”校长很体贴的说,“你可要多注意一点啊,健康这方面交给你我很放心的。”


“是……”方士谦哗哗的冒冷汗,心说你相信我就不要露出这种诡异的和善笑容以及王杰希黄少天你们两个完了,回头就用绷带把你们捆成木乃伊。


“两位张教授也要多帮忙啊。你们三个人多多合作,争取打造出来原料生产应用的一条龙服务!”校长再接再厉的毒害了一把张新杰和张佳乐。


“好的。”张新杰顶着一副万年不变的淡定脸,张佳乐忙不迭的也跟着一本正经的点头。


“那就散会吧!”校长心情很好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一群教授坐在圆桌旁面面相觑。


半晌黄少天才尴尬的打破了诡异的沉默。“那个……会议要宣布的事情是什么来着?有人自告奋勇去再问一遍吗?”


“就是问哪个白痴愿意自动减薪减假再去听校长啰嗦。”王杰希一针见血的道。


“关于教授一对一听课的事情,名单在那里,想看自己去拿。”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异常靠谱的回答。


“有这么一个正直的队友真是太感动了。”喻文州拿起自己刚刚画好的速写塞进张新杰的手里,“给,这是你的奖励。没事看看,专治强迫症。”


王杰希毫不犹豫的抽出火弩箭丢了过去,动作稳准狠:“单挑!”


喻文州没有单挑的心情,一点也没有。


他刚刚得知自己和黄少天是这次一对一学习的搭档。也就是说,他要去听魔法史课,黄少天的魔法史课。


天堂与地狱的交界点。


众所周知,魔法史课是世界上最无聊的课程之一,枯燥,单调,死气沉沉。而魔法史教授,却……


这是冰与火的盛宴。


喻文州抓着床单自怨自艾,黄少天想方设法的在一边安慰他。“王杰希和方士谦一组。”


“很适合,飞行课几乎都是在医务室上的。”


“张新杰和韩文清一组。”


“希望那个叫隆巴顿的孩子不要紧张的炸了锅。”


“你和我一组。”


“所以我决定去张佳乐那里要个耳塞。”


“文州——”黄少天格外委屈的拖长了语调,“你这样我很伤心的难道我的魔法史课就那么无趣吗还是我讲的比较无趣你听听不就好了嘛对了明天我要讲中药在魔法界的传播和应用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可以尽情的说一说王杰希了!对了文州你明天准备讲什么啊?我去预习!”


“这个不用预习,你肯定很熟悉。”喻文州终于来了精神,抽出魔杖笑着点了点黄少天的鼻尖,“无声无息。”


“——喻文州你!”


一道光芒闪过,世界寂静。


【如果是阿瓦达索命的绿光就是神作了】


【全文完】←别信x


喻文州混在一群孩子中间上课内心是崩溃的,尤其是他一抬头看见黄少天在黑板上挂了一个红艳艳的横幅,大书着“热烈欢迎喻文州教授前来观摩学习”。


他甚至还带着全班学生喊了一遍。


喻文州瞪着黄少天,恨不得咬碎满口的牙,明面上依旧笑的如沐春风:“谢谢同学们和黄教授的好意。”暗地里对着黄少天眨眨眼:“我记得教职工宿舍好像是一人一间吧?今天晚上自己睡。”


黄少天站在讲台上突然一个踉跄,他有些后悔自己下意识的读懂了喻文州的话。


“今天我们要讨论一些关于中药在魔法界传播的知识。但凡是历史总是上不了一些背景时间地点人物意义影响评价之类的知识点。”黄少天从讲桌里摸出一本沉甸甸的书敲了敲黑板,后者“咔吧”一声出现了裂纹,“现在谁能告诉我,你们都了解哪些中药?”


“王不留行。”高英杰在底下咕哝了一句。


黄少天耳力很好的听见了,整个人瞬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高英杰同学请你大声的说一遍!”


“王不留行!!!”刘小别替一脸窘迫的高英杰喊了出来。


喻文州毫不犹豫的套上了从张佳乐那里要来的粉红毛绒耳塞,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四处张望。


然后他看见了骑在火弩箭上在窗外愤愤打转的王杰希。


“哟,你怎么来了?”喻文州促狭的笑了,看来王杰希被那一句从自己最欣赏的学生嘴里蹦出来的话刺激的不轻。


“方大医生照顾学生呢,说我在那里碍手碍脚的,就把我撵走了。”王杰希咬牙切齿的看着台上滔滔不绝的黄少天,也不知道究竟在气谁。


“在我们那个年代呢大家都很流行给自己取代号,最初的原因是为了打架的时候不会被抓去关禁闭,后来随着这一代人渐渐成长,名号也就流传出去了。你们飞行课教授王杰希同志的称号就是——王不留行。”黄少天开始正经的深扒王杰希的黑历史,“当时他还对我们显摆过他的名字有多么的霸气说什么霸气侧漏王者风范后来才知道那是中药还是治痛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脸打的他两边眼都不一样大了!”


喻文州侧目,王杰希的那把火弩箭的把都快要被他掰弯了。


当然掰弯把这事儿大家都干过,喻文州也不好意思提点他。然而王杰希这次显然用上了掰断的力度,火弩箭委屈的快哭了,心说我就这么一个把您老人家悠着点啊。


黄少天还在毫不知情的喋喋不休:“……后来王杰希那可是出了名了的妇女之友!为了维护这一称呼他天天往医疗室那边跑,让咱们方医生教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比如说按摩!是的原来我们医疗室还提供这种服务!我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肮脏的py交易!方医生好像还在他身上实验了一把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的声音简直像这里的山路十八弯一样销魂啊——”他脑袋一歪,敏捷的躲过了破空而来的横扫七星。喻文州翻了个白眼,认命的一挥魔杖把王杰希砸碎的玻璃修好。


“谁家的清洁工那么不负责!工具也是可以随便乱丢的吗?没看见我们这里正在上课吗?”黄少天一边用魔杖敲讲台一边痛心疾首的控诉。


“你这叫上课吗?你这明明是误人子弟!”王杰希毫不犹豫的拔出魔杖跟黄少天对峙。


“喻教授……现在……怎么办?”意识到自己仿佛闯祸了的刘小别结结巴巴的问道。


“看见横扫七星了没?背身上给你们院长负荆请罪去。”喻文州和善的微笑着,拍了拍刘小别的后背鼓励道,“记得不要正视王的双眼。”


“……”我好像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浓浓的嘲讽?刘小别默不作声。


另一边黄少天已经骑在横扫七星上飞出去和王杰希在空中对决了。两个人打打停停,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咒语在空中乱飞,就像炸开的缤纷的烟花,底下的学生都看呆了。


“看来这是一节魔咒课。”喻文州望着窗外喃喃自语。


横扫七星的敏捷性远远低于火弩箭,然而黄少天的念咒速度快上不少,勉强拉平了优势。于是斗殴又变成了飞行技巧展示,两个人较劲儿似的忽高忽低忽快忽慢的做一些令人头晕目眩的高难度动作。


“这真是一节难得没有人受伤的飞行课。”喻文州拍拍瞪大了眼的卢瀚文,“跟前辈们好好学啊。”


话音未落一条咒语就横飞过来,堪堪擦过了邱非的脸。后者一脸茫然的从魔法史课本里抬起头,摸着脸上的血痕,皱着眉头“嘶——”了一声。


喻文州:……谁刚才说没有受伤来着?


收拾惯烂摊子的喻文州熟练的一边检查着邱非的伤势一边嘱咐学生把方士谦叫来。忙得焦头烂额的方士谦匆匆赶来时看见外头不亦乐乎的二位大爷,习以为常的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魔法史课?”方士谦放下药箱熟门熟路的处理伤口,“真稀奇,这是除了修理耳朵之外的第一个伤口。”


“受宠若惊。”邱非闷闷的回答,连下课都不能让他精神好起来。


“行了,可能会有点痒,别挠就好,一节课就消了。”方士谦拍拍他的头,“现在准备下一节课去吧。”


“下一节课是……黑魔法防御!叶教授的课!”邱非顿时来了精神,一跃而起直奔前门,“教授午安!”


“年轻人真有活力。”方士谦感慨的看着他的背影。


“外面的那两位也很有活力。”喻文州摸出笔记本,“你的听课记录是怎么写的?”


“我把医药费的账单贴上面了。”方士谦心情很好的道,“黄少天的课不应该很容易写吗?你把他上课的话记上去字数肯定超啊!”


“不不不,这个不难。”喻文州敲敲硬皮本,“题目我应该写什么呢?记一节魔法史课?记一节魔咒课?记一节飞行课?”


“……这还真是难办啊。”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