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七期】记一次坑爹的北京假期(上)



懒,就码了一部分,剩下的明天再码。

时间轴七赛季夏休期

七期全员

逗比向

无cp


——————————————————


第七赛季夏休期开始的第一天,七期全员就以“既然得了冠军,那就请我们玩就这么决定不许推”的名义狠狠坑了东道主刘小别和袁柏清。等一帮人闹哄哄的在旅馆安顿好,准备出去浪时,刚出旅馆大门,就被倾盆大雨淋了个激灵。


部分人顿时没了浪的心情,于是一帮人分成两拨。林枫,孙翔,李华,王泽还有刘小别决定留在旅馆;唐昊,徐景熙,邹远,杨昊轩则跟着袁柏清出去浪。


正当留在旅馆的一帮人游戏联机打腻歪时,李华从行李箱最底下翻到一盒大富翁世界之旅,一帮人瞬间像打了鸡血似的一拥而上。


刘小别有些不解的问:“不是李华啊,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在包里?”


李华淡定的扔着色子解释:“哦,高中和同学出去旅游时下雨被困在旅馆,就在附近文具店买了这个。玩着玩着把银行玩破产了,所以就一怒之下扔进包里再也没玩过了。”


能把银行玩破产,这也很是流弊啊。



孙翔买下来印度,然后在之后无数的回合,走到印度洋里。


“啧啧啧,翔翔你是不是和印度有仇?”李华感慨道,孙翔还想说什么,却被输了罚去买外卖的王泽打断。


“谁的外卖?咖喱饭还有印度芒果汁。”王泽举起手里的塑料袋问了问。

“我。”孙翔举手,然后房间静了两秒,爆发出一阵哄笑。

“孙翔,我感觉你已经是个阿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小别笑的在地摊上滚来滚去。


然后下一局孙翔就没钱了,欠了林枫一笔过路费,规则是可以抵地借钱的,孙翔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思考着是抵出印度还是赞比亚。

“翔翔,想好了,你要是押印度,你还得赎回来,这样你就是阿六了。”刘小别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


然后孙翔咬了咬牙,押出赞比亚。


然后孙翔抽到机会卡有了钱,负责管理银行的林枫问他要不要赎回去,孙翔为了装逼,硬是不赎,然后,所有人都一遍遍走到赞比亚上。


“翔翔,我们粗略的算了算,就是空地,你要是赎回来,也能赚个三四千啊。”

孙翔听李华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然后就把赞比亚弄了回去。


然后就再也没人走到过赞比亚。


其实刘小别本来是拒绝买伊拉克的,他的理由是这个战争中国家买了有什么用,然并卵,最后他还买下了叙利亚。

当他又走到伊拉克时,王泽问他盖不盖房,他想了想,建一栋房子1000,但随时打仗都可能塌啊,盖了管个毛用。

然后他递出一千给银行。

李华:“呵,那你还建。”

刘小别:“你说谁贱。”


说的地图四个角,除了起点,分别是北极,地中海和夏威夷。

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在刘小别买下俄罗斯,加拿大和芬兰后,去北极的次数明显增多,当他再一次走到北极后,林枫终于忍不住张嘴唱到:“北极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


顺带一提,地中海的位置被人放了个手机,上面放着冯主席高清大头照。


虽然游戏叫大富翁,但事实上,玩的人都是大穷逼。

当王泽第四次走到土耳其却依然买不起时,不禁感慨道:“我可以打劫银行吗?”

其他人分分附和。


其实这个游戏,完全是靠经过起点时的那两千块过日子。


李华第三次踏在王泽的盖着三栋楼的巴黎上时,彻底没了现钱,然后就干脆放弃现金付款了,问王泽能不能暂时欠着有钱再还,王泽同意了。然后李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欠着每个人的钱,在之后李华走到别人的地上,对方都习惯的掏出手机默默记下过路费。

至于他为什么总是欠钱却没有真正的破产,除了靠路过起点得的2000块,还有就是他运气很好,每次抽命运和机会卡时,总是能抽到奖金。唯一一次抽到个减去十分之一的现金的悲催命运卡时,还是一分没有的负债阶段。


孙翔曾经统计过,在场的人最有钱的时候是刘小别有三张5000,而李华曾经一口气欠下林枫一万三,同时也欠下其他人不少钱。然后他花了十轮把欠刘小别的还了回去。


可怕的欧气。


就在他们玩了五个小时依然没让李华破产时,接到了来自唐昊的电话。


“嗯没吃呢,什么你们居然在吃火锅!居然不带我们!”刘小别对着电话那一头嚷道,然后顺手摁了免提。

“你以为我们想吗!我们被袁柏清坑惨了!等等谁点的咖喱锅转过去!”


然后唐昊十分不解,为什么电话那头笑声那么爽朗。


评论(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