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悬疑向】Best Knight(2)

下章回忆,等我刷完资料再开始写

杰希部分性格扭曲原因下章再说


好想写小周的尸检那段x

——————————————————


王杰希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不紧不慢喝着咖啡的男人,警惕的盯着对方,十分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警察出了命案还这样悠闲。


大概是被王杰希瞪怕了,对方分心被咖啡烫了一口,急忙呲牙咧嘴的放下杯子。

“王杰希是吧,别摆出这样的表情啊,你那双大小眼瞪人可一点都不好玩,真心疼你那些学生。林老师在外地出差回不来,我可是他亲自派来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方士谦。”说着,方士谦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工作证件,如他所料,王杰希凝视了那张卡很久,才抬起头,眼中的警惕才消失了一部分。


“说吧,找我什么事?”

侍者端来一杯卡布奇诺,王杰希盯了它很久,终是端起杯子。


“那件事”结束后,警察意联系王杰希,王杰希也知道他们都是要干些什么,不过是想堵住他的嘴,所以对他们不理不睬,对方也就作罢,除了每年的定期检查,两方都不相来往。


“周泽楷的事你知道了吧。”

“知道,不就是自杀吗。”


方士谦叹了口气,果然王杰希也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可能还没行动,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

“不只是自杀,还有可能是他杀。”


“不是自杀!?”

“是的,他们调查过监控,在周泽楷死亡时间前后,有人去过他家。”

“那他们干嘛不找那人啊,我都没去过上海。”


“这事十分诡异,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我先给你说说今天的事。

“是这样的,周泽楷今天是休假,下午四点半有心理咨询。”


方士谦明显看到王杰希在听到“心理咨询”时眉毛皱了皱。

他了解过那个案子,据他所知,除了周泽楷其他三人全拒绝了警方提供的心理咨询帮助,并且从未前往过医院心理科,只有周泽楷默默接受,并且这些年来从未间断过每周的心理治疗。


“周泽楷是很守时的,基本四点二十左右就会到医院并打电话给医生——顺带一提周泽楷换了医生,方明华前几年结婚辞职后是一个叫江波涛的医生接手周泽楷的治疗。可是今天直到四点三十五,江波涛都没有接到周泽楷的电话,也没在医院看到他,就打电话给了周泽楷的经纪人,对方表示也联系不上周泽楷时,他就匆忙离开医院去了周泽楷家。


“于此同时,警察局接到报案,在周泽楷住的小区外的绿化带里发现一具男尸。

发现这件事的是一位清洁工,他本来打算下班的,路过绿化带闻到了血腥味,他以为是虐猫事件——那边有前例,结果扒开灌木一看,绿化带后的树下有一具男尸,血还没完全凝固,他立刻尖叫,然后有路人报了警。

同时也有路人认出了那男人是谁,把这事捅到微博上,现在微博已经一片腥风血雨了。”


的确。

王杰希来的路上刷了刷微博,短短半个小时“周泽楷坠楼身亡”的话题就冲到了榜首,里面现在哀嚎遍地,一帮女粉丝都崩溃的不得了。


“警察已经封锁了那片区域,江波涛和周泽楷的经纪人用备用钥匙打开周泽楷家门,发现他卧室的窗户是开着的,同时也在客厅发现那个东西。

江波涛虽然是接手方明华,但他对你们的案子有过研究,立刻认出那个图案然后给林老师打了电话。


“不止那个图案,周泽楷房间有许多诡异的地方,不过这边不方便说,你最好亲眼去看看。”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上海?”

王杰希放下杯子,双手环胸,不太信任的盯着方士谦,语气中又戴上警惕。


“总局是这么希望的,放心所有费用我们会报销。毕竟周泽楷身份摆在这里,如果不官方给出解释……”

还没等方士谦解释完,王杰希就厉声拒绝。


“我拒绝。”

他的声音重新武装上提防与冷漠,眼神不善的禁盯着方士谦。

“我希望你能明白那件事对我们所有人的影响,现在我的生活已经踏上正轨,那些事我也就当没发生过。被救出来的那天晚上,我对自己发过誓,绝对不会再搅这趟浑水。”


然后他从钱包里拍出咖啡的钱,转身就走。


“张佳乐同意过去。”

方士谦打出一张王牌。

他单手撑在桌子上,看着王杰希一僵的背影。


“我明天给你答复。”

对方扔下这样一句话。


“对了顺便提一句,那图案可不是拿颜料画上去的。

“的确这出乎所有人意料,你知道吗,那东西居然是拿酱豆腐画上去的,对方和我抱怨了好久那玩意的味道。”


王杰希没有停下,转身消失在方士谦的视线范围内。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