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喻黄】不像他



很久以前的200粉点文x小石@子石城的喻黄


————————————————————

“少天,晚上吃什么?”


喻文州放下水杯问到。


“文州想吃什么?我买了排骨挺新鲜的,要不要吃……”轻快的男声在耳畔想起,听着扬起音调可以想象的出本人是怎样一个活泼好动的人。


“不了,做点清淡的吧,顺便帮我把左边书架上第四层那本编程拿来。”喻文州打断他的话,抱着茶杯默默发呆,听到书轻轻放到桌子上声音,才放下杯子,在桌子上摸索着书的位置,还好放书的人还算贴心放在电脑旁,不然喻文州不知道要摸到什么时候。


喻文州什么也看不见,他的世界中只有黑暗,无边的黑暗。


厨房里传出米粥的清香将喻文州从电脑前面拉开,他摸索着走向餐桌。分明只是熟悉的几米距离,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仿佛是走完了万里长征般艰难。


“文州小心!有杯子!”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过还是来不及了,喻文州听到玻璃撞在地板上的闷响和摔碎的哗啦声,手指传来的痛感和温热的液体昭示他的手被划破。


喻文州安静的坐在餐桌前,任由对方清理着自己的伤口。

“文州你可小心点你这手多宝贵,要是受伤了你还怎么打字啊,首席程序员位置不是吹的,真要是出什么事你老板可是要喂我是问啊……”


他微笑着听着对方的唠叨,唇畔的弧度不断加深:“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先吃饭吧。”


吃完晚饭,喻文州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摆弄着电视遥控器,把电视台换了一遍又一遍,电视里嘈杂的声音和厨房里水池哗啦声和瓷碗撞击的清脆声音让他感到温馨。


“哎哎哎文州那个台别换——算了算了你看吧。”突然从厨房传出声音,不过听到他换了台,就无奈的叹口气,继续刷碗。


“少天他……不会这样说,”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冰凉的说着,语气中不在有温柔,只有冷漠,就像解释一份严肃无趣的合同,“他会从厨房冲出来大吵大嚷和我争夺遥控器,一定要换回自己喜欢的台才罢休。”


“对不起我……”


“他也不会轻易说对不起。把电脑拿来,打开编辑器。”

他能感受到电脑被放在自己面前,把手覆在上面,忍着手指传来的痛楚敲打着摁键。键盘早就烂熟于心,他不需看就能在脑中描绘出程序的一切代码和结构。


“果然运行方式还不成熟,毕竟是机器……”他无奈的轻声嘟囔着,靠着电子语音寻找着应该更改程序代码的位置。


更改玩程序,他把笔记本扔到沙发上。

“好了少天,既然刷完碗了,就一起看电影吧。”他温柔的朝着旁边的虚无说,语气中只有柔情。


喻文州依然沉溺于没有黄少天的世界里。


——————————

大概就是黄少死了,文州看不见就做了个人工智能模仿黄少天说话假装他还活着。


评论(2)
热度(17)

2016-06-18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