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江周】江先生你的信和拥抱


中考越近我越浪x


忘了之前和谁聊天的脑洞【好像是小珣x】小说家江波涛×快递小哥周泽楷


快递设定纯属私设,中国寄信似乎都是走邮政【虽然我没寄过】


————————————————


身为摄影爱好者,周泽楷最近瞄上一款新机子,看了眼价格,就有缩了回来。


同宿舍的方锐给他打气到:骚年,不要怂就是上。


周泽楷算了算自己的存款,省吃俭用之余还是差上不少,于是决定趁着寒假打份工。


他在熟人的快递处做兼职,反正他对那一片蛮熟的,既能赚钱,又能摆拖过年走亲戚,还能在履历里加一笔体验社会,一举多得。


知道这一消息方锐痛心疾首的表示要是让学校那帮小女生知道她们心里的男神突突突开着电动三轮送快递,得碎了多少心,能把周泽楷你车胎扎爆一打。


然后周泽楷就自己拿过单子模仿方锐签名,把包裹甩到方锐脸上,骑车远去,留给对方一身土和一个背影。


说到周泽楷兼职这地,有点奇葩。

人不光提供快递服务,还提供送信服务,更坑爹的是,还提供由快递小哥读信给收信人的设定,表面理由是让人感受到人情味,私下理由鬼也不知道。

顺带一提,还提供寄拥抱等动作服务。


再一提,这设定比普通送快递工资多一倍。


周泽楷有点为难:动作倒是无所谓,可他比较内向不爱说话,虽然垂涎这份工作不过他似乎没有能力。


负责人也是他熟人,知道他在攒钱就对他说没事给你调到一个人少的区域,反正这种信很少有人寄别担心,而且就算读,收信人看见他这张脸估计也不会在意信件内容。


于是周泽楷上班第一天,就收到一麻袋信。


说好的这是网络年代没人寄信呢?

而且还有一封是读,两个寄拥抱。


江波涛。


周泽楷无声的念着这些信同一个收信人的名字。

有点耳熟,似乎是最近蛮受欢迎的小说家。


幸好江波涛家在自己负责区域的尽头,最后一个去送,读信虽然会花点时间感觉也不会耽误太久。


周泽楷一边这么想,一边摁响门铃。


“这就来——”温润的男声从门内响起,伴随着防盗门拉开,一个长相很清秀的男性探出身子来,看到他的瞬间,有些发愣,保持着拉门的动作定格在那里。


周泽楷连忙拿起那个麻袋递过去。

“江先生,您的信和包裹。”


对方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接过麻袋,用无奈又骄傲的口吻说到:“谢谢啦,哇今天又有这么多粉丝来信。”


“那个……”周泽楷连忙从口袋中抽出一个信封,“有一封要读……还有两个拥抱。”


对方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把麻袋放在地上站好,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周泽楷撕开信封,展开信纸


“唔……亲爱的江先生······ ”


鲜红的舌尖在淡色的薄唇下若隐若现。


等磕磕绊绊的读完信,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幸好对方耐心很好,也没有催促自己,然后周泽楷走过去,伸手给了江波涛一个拥抱。


隐约能闻到对方衬衫上肥皂和咖啡混杂的香味。


然后第二天,周泽楷又收到一大袋子寄给江波涛的信和包裹,阅读和拥抱的请求有增无减。


周泽楷感觉经过这个寒假似乎自己读的信比之前人生说的话都多,要知道小学老师都不敢让他读课文的。


第二周时两个人已经很熟了,拥抱也不尴尬了,读完信后江波涛经更是常请周泽楷进去喝杯茶。


江波涛一个人住,除了到处都是书和写满灵感的便签条,房间在宅男中还算干净整洁。

反观周泽楷他们整个宿舍都是对外装出干净整洁的模范宿舍,私下脏衣服与学习与资料齐飞一脸打死我都不收拾房间宅男颓废生活。


周泽楷在内心中唾弃了一下自己宿舍,然后接过了对方递来的饼干。


相处久了周泽楷便好奇的买了一套江波涛的新小说。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成了江波涛的小粉丝。


就这么一个假期过去,周泽楷和江波涛关系逐渐加深,交换了手机和微信,经常聊聊日常或者小说进展。

有一次周泽楷把江波涛给他的签名晒在朋友圈,更是被一帮人鬼哭狼嚎的追着要揍。


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周泽楷的钱也马上攒够了,他掰着指头数了数,加班到情人节当天正好攒出新机子了,以后再也不能帮江波涛读信了,也不能一起喝茶了。


有点寂寞呢。


正么想着,周泽楷拖着麻袋准备装江波涛的信件和包裹,出乎意料,只有一封信,要求是由快递员读出来。


想起来了,江波涛前几天好像发微博说,希望情人节那天可是收到最重要的人的信。


一定就是这封信了。


很简洁的一封信,白色的信纸上,用认真清秀的字迹写着江波涛和他家的地址。


周泽楷心里五味杂全,不甘?失望?伤心?他说不上来,只是强行打起精神,摁响了江波涛家的门铃。


开门的江波涛穿的十分正式,笔挺的西服,锃亮的皮鞋,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温柔的微笑。周泽楷都看傻了。


果然,真的很重要,穿的这么正式。


周泽楷咬了咬唇,拆开了信纸举到眼前挡住脸,开始读起信来:


“亲爱的江先生:

  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第一次见面就感觉一见如故。你很温柔,有耐心,即使面对内向不爱说话的我从不感到厌烦,只是笑着听完我说的全部,非常感谢你。

  我不擅言辞,经常弄得气氛十分尴尬,但是你好像看得懂我一样,知道我每句话的潜在之意,有时我一抬手,你便知道接下了的用意。很神奇,就像是会读心术的魔术师。

  顺便谢谢你的饮料和点心,他们真的很棒,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

  虽然我们生活中没有任何相交的轨迹,甚至没有太多相同的爱好,我还是惊讶于这么快摸清你的喜恶:

你喜欢李斯特胜过贝多芬;

你不喜欢茉莉花茶,最喜欢祁门红茶;

喝咖啡加三勺奶一块糖;

喜欢抹茶饼干和小区门口蛋糕店的招牌泡芙;

你喜欢粉丝给你寄信,经常会因为读它们错过更新……”


竟然和自己一样了解江波涛。

周泽楷这么想,感觉心里失落落的,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善,甚至有丝嫉妒。


“  我们的相处方式很安静,只是一个人说,一个人听,但我喜欢。和你相处的十分开心,也感到十分放松。如果硬要形容的话,你大概是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却又无法缺少?原谅我的表达不切,不过你的确比春风还要温柔,笑起来就像是向日葵花田一样灿烂。

  今天是情人节,距离我们第一次相遇正好一个月,所以我写下这封信给你,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虽然我不相信,但我相信再见倾心——我喜欢你。


                    爱你的,周泽楷。”


读到落款,周泽楷哭了出来。


他放下信纸,发现江波涛正单膝跪在自己面前,见自己放下信,便牵起自己没有拿信的右手,在手心落下一个吻。

抬眼,他眼中那池春水映照着自己的脸庞,温柔的笑容如春风拂面。

“我没有ooc吧,小周?”


周泽楷破涕为笑,蹲下给了他一个拥抱。


评论(15)
热度(145)

2016-06-18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