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喻黄喻】黄教授今天又被嫌弃了呢

今天的霍格沃兹依然很和平系列番外

露露@文喻九州【圈的圈不上别怪我】的点文,事实上喻黄喻无差x

之前讨论的HP脑洞,换了新杰设定毕竟费尔奇要夜巡张新杰要睡觉

一点方王

烂尾x

————————————————

俗话说得好,小孩子吗,总会心浮气躁,尤其是刚到霍格沃兹的一年级新生,不过怎么样的出身,都半是好奇半是骄傲,所以总要有老师给他们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花为什么那么红。

有的跪在黑魔法防御术韩教授的长袍下,有的被逼疯于飞行课王教授的容貌下,有的吓疯于魔药教授张新杰无孔堪称教科书般准确无误的操作下。

但是大部分,都死在魔法史的课本上。

没错,魔法史,黄少天黄教授的魔法史。

霍格沃兹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上辈子犯了罪,这辈子学魔法史;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六年级继续学魔法史。

听黄教授魔法史课的上辈子都是折了翼的天使。

每年新生在开学仪式时看到坐在上面安静不说话的黄教授,都以为只是个活泼的老师。

活泼是真,但话唠有余。

毕竟学生们没法看见餐桌下魔咒课喻教授的手掐在黄少天大腿上从分院仪式开始直到晚餐开始。

黄教授愣是能在第一节课开课五分钟的时候说疯了一班学生,把慷慨激昂或是神秘惊悚的故事都滔滔不绝的混杂着各种东西灌入学生的耳膜。

不过有时候会提一提其他教授学生时代的故事和黑历史,还是很受欢迎的。

总之是学生们又爱又恨的一个老师。

当然不止这一点。

“毕竟不是每个魁地奇比赛解说员都能在比赛结束后被王教授满学校追着揍。”

赫奇帕奇七年级的高英杰级长笑着在公共休息室给新来的小獾们解释。

虽然一学期只有一两次,不过黄教授解说魁地奇比赛结束后被王教授满城堡追着揍一周末也是霍格沃兹一大景观。

结果如何呢?

有人好奇的问。

“两败俱伤,然后王教授就怒气冲冲的去了医务室。”不过他们对此都乐此不疲。

高英杰吞下了后半句,然后笑着揉了揉他的白猫头鹰,木恩依在他的肩头,亲昵的啄了啄他的耳朵。

唉,那黄教授呢?他不去医务室吗。

“这个,很快就知道了。”高英杰回忆了一下日历,神秘一笑。


的确,两周之后的比赛,由于解说员戴妍琦要上场比赛,解说这一重任落在了黄教授身上。

先不说比赛如何,黄教授烦死人的解说如何,总之重头戏还得比赛结束后,裁判王教授骑着扫帚直扎教师席,要不是黄教授看到情况不对立刻跑,准被弄进医务室躺几天。

就看到黄少天一边跑一边喊王杰希你不是人,然后王教授下了他的火弩箭,抄起医务室方医生递过来的横扫七星骂骂咧咧的追着过去对着黄少天一顿胖揍。

两人就这么在操场上打起来,就这么打起来了!

一年级新生都不这么玩啊!



“我去文州你说王杰希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我不就爆了几个他当年打魁地奇的糗事他怎么就追着我一顿揍呢!关键是他还拿扫帚糊我脸!他真当他是清洁工吗行不行我分分钟叫张新杰扫地给他看让他知道什么才是干净!疼疼!”

黄少天坐在魔咒课教室的讲台上,愤愤不平的咬着三明治,任由喻教授在他扭了的脚腕上涂药。

“说了多少次让你别嘴欠,你又不是不知道方士谦多惯着王杰希,去了医务室也没好事。还有别边吃边说。”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帮黄少天缠上绷带,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明天早饭时会是怎样一副的大眼瞪小眼,毕竟从学生时代开始,这两个就没有对盘的时候。

“说真的,少天。以后比赛解说的时候别老是东扯西扯,我听小卢说了,有的学生嫌你很烦,我不想看到……”喻文州抬起头仰视着黄少天,表情少有的严肃。

实在话,他不希望黄少天被人讨厌。

“可是文州,”黄少天打断了喻文州的话,用空着的一只手扳住喻文州的头视他直视自己——尽管平时总是他在仰视对方,“你不嫌我烦不就行了吗。”

喻文州还想说什么,却被黄少天递来的三明治塞了一嘴。

间接接吻?

喻文州加深了嘴角的弧度,然后舔了舔嘴角的面包屑,给绷带系了个蝴蝶结。



至于为什么都不用魔法治疗呢?

占卜学的楚教授只是神秘的笑了笑。

评论(2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