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双鬼】云期雨信



蜜汁产物,轩哥生日快乐!!♡


人类轩×树灵策

————————————————————————


李轩第一次单方面见到吴羽策时才刚刚五岁,彼时对方的年龄连他的父亲都说不上来,只和他说,那个人是保佑着这片土地的精灵,年龄比族里所有人年龄加起来都大的多。


他好奇的顺着父亲的衣袖间往外望去,看到的只有那个人所穿的华美精致的绸缎划过眼前。高级的布料就是出身宗族的他也从未见过,美丽的让他忍不住触碰的渴望。

他当时只是伸出手渴望触摸一下那个人衣袂扫过的地方,就被父亲轻声却又严厉地制止了:“不要碰!”


他一直记得父亲有些沉重的神色:“有些东西只能看,不能碰的,孩子。”

李轩从那时便知道,有些东西,只能看,不能碰。


他只能遗憾却又渴望的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


祈雨祭的玩闹结束后,李轩的生活又回到正规。

李轩是家里的长子,不同于弟妹自在悠闲的童年生活,他的生活十分枯燥无味。只有学习,学习,学习,繁重的课程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些残忍。


终是忍受不了教他画符咒的夫子没日没夜乏味的唠叨,李轩毅然翘了下午的课程,一个人跑出宗学出来玩。


他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等回过神已经来到举行祈雨祭的青幽山,山顶上的那棵樱花树是李轩生长的这片土地的守护神,那里的樱花四季长开不衰,粗壮的树干上挂满了人民们祈愿的符咒。


他仿佛受到牵引一般,一步一步爬上楼梯,想要靠近那棵神树。


只是没想到,会有人坐在树下,大概是李轩蹦蹦跳跳的脚步声扰到了他,男人回过头,李轩瞬间怔在来那里。


不提对方漆黑的秀发和英俊的脸庞,那个人的眼睛,就像美丽璀璨的宝石,只是一眼就被它深深吸引住。


李轩一个恍惚,一脚踩空,眼看就要从长梯上摔下去,一阵清风从后面拖住了他,将他带到那个男人面前。


男人放下手中的纸和笔:“小心点,孩子。”

声音空灵动听的仿佛不来自于这尘世。


李轩没有回答,而是盯着他他身旁那些新画好的符咒,上面的字他一个也不认识。“你在画符?”


“嗯,祈求平安的符咒。”对方不再看他,重新把精力投入工作当中。


李轩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坐在男人旁边,拉着他的袖子,用小孩子独有的如糖果般儒软的声音撒着娇问到:“教我画符好不好。”


他没有理李轩,只是专心绘制着手里的符咒,末了,停下笔,把手里的刚刚完成的符咒放进李轩手里。


“知道这是什么符吗?”


“唔……”上面高深晦涩的古代语李轩一个也不认得,他顿时羞愧于自己总是在古代语课上走神。


“等你弄明白这是什么符时,我在考虑。”男人不在理他,继续着他未完成的工作。



李轩躺在樱花树下的草坪上,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被粉色的花瓣盈满,突然听到风吹和熟悉的脚步声,断定出来者是何人。

“阿策,你来了。”


吴羽策安静的坐在他的旁边,低头注视着李轩的脸。

距离两个人在樱花树下相识一晃近二十年过去,李轩已经从跟在他后面撒娇的稚童变成可以独当一面的英俊青年。而吴羽策的时间就像静止一样,还和二十年前李轩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时间向来不会在他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阿策,你知道吗?我家那只老母狗也走了。”李轩把手覆在双眼上,可闭上眼,那条陪他长大的老母狗死去时的画面便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那熟悉的体温也在他手上一点点变凉,消失。


没有什么东西会是永恒。

他想起幼时吴羽策对他的教导。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还在这里。”吴羽策如长者般温柔却又坚定的说着。

他看着李轩长大,也算是他的长辈。


“是啊,阿策你还会陪着我。”李轩笑着往吴羽策的方向靠了靠,把头倚在他的腿上。


“那阿策,你会一直陪着我吗?直到生命结束。”

他知道吴羽策不是普通的凡人,才任性的提了这个要求,毕竟人类几十年的寿命在对方漫长的生命长河中不过是过眼云烟般短暂。


“当然。”

他给了他一个永恒的许诺。


“马上就到祈雨祭了,快睡吧,你是新任的典礼官,工作可没你想象的那么轻松。”


“阿策你知道了啊。对了,关于那个符咒……”

“睡吧。”

没等李轩说完,吴羽策就轻轻用手拂过李轩的眼睛,原本还喋喋不休说着话的青年瞬间安静下来,靠着吴羽策沉沉的睡过去了。


你我之间的羁绊,远比你想象的要深。



二十年一次的祈雨祭,是这片土地最隆重盛大的祭典,同时只有祈雨祭第一天,才能看到那位保佑了这片土地千万年的精灵。


盛大的祭典仪式前,需要典礼官亲自前往樱花树那里迎接那位精灵的到来。


李轩站在山脚,有些不真实的遥望着石阶尽头那棵终年不败的樱花树,和风簌簌吹过,樱花花瓣如雨般散落。


那个男人就站在树下,和二十年前一样漆黑的秀发,小巧的头冠,精美隆重的华服,在樱花雨中若隐若现,那样不真实。


他转过身,拾级而下,模糊的脸庞渐渐变得真实清晰。

漆黑如子夜的长发,如水墨画般素净的脸庞,被山泉浸润过般,要把人吸进去的双眸。



吴羽策站在李轩前面,朝他伸出手。


笑了。


评论
热度(14)

2016-05-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