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烛贞HPparo小段子
太鼓钟这种甜甜的男孩子很对我胃口
对厨房的描写参考原著
————————


“荧光闪烁!”
太鼓钟贞宗小声的念着咒语,然后举起魔杖打量着眼前的画像。
不是这幅。他看了看画上插在花瓶中的蔷薇花束,一路往里去找鹤丸国永口中的那副画像。尽管身为调皮分子的鹤丸再三保证这个点没有人到这巡查,但太鼓钟可不想被逮到。他小心翼翼的在石廊里寻找,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最后终于找到那幅画着盛满水果的银碗的画,他依照鹤丸的话挠一挠那只梨子,果然梨子吃吃发笑,然后变成一个很大的绿把手。
鹤先生诚我不欺。
太鼓钟拧开把手,闪进房间。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天花板很高,好像上面有一个会议厅似的,还有一堆堆如山高、闪闪发光的铜罐和平底锅堆积在石墙周围,另一边有一个很大的砖砌成的壁炉。
太鼓钟还在好奇的四处打量时,突然被一个尖细的声音打断思维,“请问有什么能为您做的吗先生!”
太鼓钟低头望去,果然看到了只有他腰高的家养小精灵正在对他行礼。
“抱歉我错过晚餐了,能帮我拿些吃的吗。”
听到这个请求离开有几个家养小精灵抬着托盘过来,上面装满了面包香肠还有蛋糕,饿坏了的太鼓钟正要伸手去拿,突然感受到有一只大手拍到他的肩膀上。
“啊,发现一只违反校规的小猫咪了。”


“原来是太鼓钟同学啊,怪不得会来厨房找吃的,是鹤先生告诉你怎么来的吧。”烛台切光忠倒了一杯果汁递给正在狼吞虎咽的太鼓钟。
今天拉文克劳对战斯莱特林的魁地奇大赛中,担任击球手的太鼓钟贞宗在比分悬殊的情况下被换上场后力挽狂澜,让大家对这个二年级的小拉文克劳充满敬佩,担任裁判的鹤丸国永飞在半空中也忍不住冲着大俱利伽罗的方向大喊看到没有俱利坊我教出来的小贞多棒。只可惜在争夺金色飞贼的混战中,太鼓钟为了保护自家找球手被游走球狠狠地来了一下送到医务室,等他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旁边只有一个鹤丸。饿醒的太鼓钟心里诽谤了一下忘了准备点吃的的舍友,鹤丸便告诉他了怎么去找厨房。
“我看了你今天的比赛,那个逆转战局的击球很帅气哦。”同样做过击球手的烛台切当时在台下,也为这个小孩子的表现所惊讶,心想现在的后辈真是人才辈出。看着饿坏了的太鼓钟,忍不住端给他一盘自己刚刚做好的三明治。
“谢谢小光!”太鼓钟接过三明治,拿了一块放到嘴里,然后惊讶的抬头,“等等这是小光你做的吗?超好吃!”
看着小孩子满眼放光的盯着自己,心想这张脸还真是犯规,烛台切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手感像小伽罗养的那只猫。

“说起来之前没有在学校见过小光啊。”吃饱喝足的太鼓钟接过家养小精灵送来的零食,忍不住问。烛台切看起来不像在校生,但是却又知道厨房的位置,甚至在厨房和家养小精灵混成一片。
“你入校的时候我刚刚毕业,回来玩玩。”
“这样啊,那我先回去了,小光再见!”太鼓钟挥挥手,转动门把手消失在黑暗的走廊中。


“快点快点,今天讲座的是超级有名的傲罗!再不快点抢不到好位置了!”前一天的高强度比赛让太鼓钟还是没睡够,一大早又被后藤从床上拖起来,随便吃了两口早饭又被拽着往前跑。
“知道了知道了。”太鼓钟打了个哈欠,任由对方拖着自己走。
七拐八拐找到了讲座的教室,多亏后藤来的早,两个人占了个还不错的位置,然后太鼓钟就开始趴在桌子上补眠。


“这位同学,麻烦醒一醒,马上就要上课了,就算是前一天刚刚经历比赛也要好好调整作息不要耽误第二天的课程啊。”
半睡半醒之间,太鼓钟感受到一双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熟悉的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太鼓钟连忙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朦胧都去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然后被吓醒。
烛台切看着眼前小孩子的反应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整理了一下对方睡觉时微微弄乱的头发,忍不住轻生问到:“下课后有时间和我去厨房喝个茶吗?”
太鼓钟想了想,在底下比了个OK的手势。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