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伊达代购,值得拥有

现代代购设定
无cp,伊达友谊向,鹤和俱利纯友谊合租
牵扯到一些物贩和谷子相关,没排过不怎么清楚具体细节

攒攒rp,event浪大幕祝我好运

——————————

鹤丸国永看见了太鼓钟进了便利店,如临大敌。
尤其是当他看到太鼓钟拎着椅子和他的iPad,鹤丸想翘班的冲动从来没有如此强烈。
“说吧,你要打多少。”
两个月前三百张打印生写导致坏机器的恐惧在鹤丸心头无法抹去。
太鼓钟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看鹤丸。
“五百。”
这真是惊吓,鹤丸想把手里的一箱子杂志糊到太鼓钟脸上。

“好想辞职啊。”
这个点便利店顾客不多,鹤丸就顺便帮太鼓钟看着打印机,反正每次太鼓钟过来都要打完纸,索性等在旁边看看什么时候打完他再换。
“别这样鹤桑,你要是辞职了谁给我留杂志啊。”太鼓钟清点着箱子里的杂志,衡量了一下自己大概一个人搬不动,是分拨带回家还是打电话让哥哥来帮自己。
“去祸害别的便利店啊!”


贞宗家的老二去了外国上大学,暑假回家的时候弟弟太鼓钟和他抱怨打工不顺利,疼弟弟的物吉贞宗正好被同学委托各种代购扫街,索性提出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开代购店,太鼓钟一口答应下来。
代购店顺利开张,价格公道,店主代浪欧到逆天,店主和代购弟弟可爱任调戏,人气爆棚,单子纷纷而至。

鹤丸还记得那一天,自己上班的第一天,看起来乖乖巧巧的两兄弟踏进了自己打工的便利店,买空了好几本杂志的全部存货。
鹤丸的胃痛生活就此开始。



大俱利刚刚心累的送走太鼓钟,没想到迎来了烛台切。
为什么还没到换班的时间。大俱利很想把烛台切的快递拍到对方面前,告诉他去祸害别的快递公司,但是他知道他不能,烛台切那装着不知道多少张cd或者手办或者什么谷子的快递他弄坏一个,原价赔偿的钱可不止一个月的打工工资。
“是这四个快递,辛苦了小伽罗。”烛台切在自己的四个快递单上签名,“这边的三个老地址,这边两个的地址在这里,箱子上面标着名字了。”
大俱利认命的把五个箱子搬到电子秤上,顺便帮烛台切填好单子。
“这次的杂志这么轻?”
“唉,我去晚了,跑了好几家都卖完了,这期jun○n太可怕了,四个大热门,据说好多饭都是三四本的买,幸好朋友那边帮我留了几本,过两天去取再寄。”
和大俱利合租的鹤丸在便利店打工,的确抱怨过这期的杂志卖得太火,熟人直接让他和店主说多进点给自己留一箱。
代购也不容易。
看着烛台切费劲的搬走自己的四个快递箱子,大俱利忍不住感慨,虽然最终烛台切把这些寄出去受苦搬的还是自己。



贞宗家的代购店最近开通了舞台剧物贩和代抽业务,鉴于太鼓钟手气也不错,代抽业务热度居高不下,太鼓钟经常周末扎在剧院。
人好多啊。
太鼓钟一边填物贩购买表格一边感慨。
最近演出的舞台剧极具人气,一些会有限量购买,导致物贩的队伍长的不行,虽然物吉控制住了接的代抽数量,但是太鼓钟还是很担心可能抽不到相应的数量。

-没关系啦贞酱,抽不齐大家也不会怪你的,大不了等通贩
代购群里的姑娘们都很喜欢太鼓钟,纷纷安慰。
-挤在好多大姐姐中只有我一个男孩子真的很尴尬啊,而且她们看我的眼神好可怕QAQ
-只是在担心居然有男人和她们一起抢男人吧hhhh
-打过同性抢到谷子没想到还有异性情敌们,哈哈哈贞酱快假装某个小姐姐的男饭
群里面开始开玩笑,太鼓钟放下手机想活动一下酸了的脚,没想到一抬头,看到了隔壁队伍中不管是身高还是性别的都与众不同的烛台切。
两个代购就这样命运般的相遇了——然后下一秒就被队伍分散了。

“谢谢小光帮我抽吧唧,不然真的凑不齐数量了,请你喝饮料。”
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在物贩队尾再次相遇,然后迅速交换了社交账号互加好友,买完的烛台切还帮太鼓钟再排了一次队,没想到进来剧场两个人的位置还挨着,就这样迅速结下革命性友谊。
“没关系,没想到居然能看到男孩子的代购啊,再遇到可要互帮互助啊,不好意思麻烦身边的女孩子做这些。”
毕竟她们也抢不过来啊。
太鼓钟垫垫脚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以示安慰。



-结束了吧,小贞买了多少?
-买齐了!顺便交到新朋友了
-好棒!对了,这个有时间去吗「网址」,小姐姐们似乎有想去要杯垫的

“唉,KTV杯垫代抽吗?”
太鼓钟叼着吸管刷开物吉发来的网址。
之前也有过这种业务,物吉很有先见之明的让太鼓钟带上大哥龟甲一起去,不然太鼓钟大概会一个人喝死在KTV。
可是龟甲最近长期出差,正值暑假几个朋友也都不在,拉上谁一起去呢。
烛台切前几天已经去那受到了一轮血的洗礼,肯定是不能找对方去。
太鼓钟划拉着手机通讯录,看到了某个名字。
鹤桑,对不起了。


“解释一下吧,太鼓钟贞宗。”
在太鼓钟报出了隔壁街区的地址时,鹤丸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果然进了包厢,太鼓钟拿起那个看起来就不像是一般KTV的菜单,开口把上面每种饮料各点了十杯。
“嗯,代购工作啦,喝饮料抽杯垫。”太鼓钟心虚的转过视线,“平时是龟甲哥和我一起来的,但是他出差了,等他回来活动就结束了。鹤桑你就当普通的KTV就好了,不过是无限饮料罢了。”
鹤丸看着桌子上40杯饮料,发誓再也不答应太鼓钟的任何邀请。


最后喝了40杯饮料(代购群又追加了20杯)的鹤丸,带着深深的绝望和一肚子饮料回了家,他打开门,只想离开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就算是大俱利发怒他也不会爬起来。
但是他发现在他之前,先回家的大俱利已经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伽罗坊你还好吗。”
鹤丸已经不想移动了,索性就躺在了客厅的地毯上,还是不忘关心一下脸色不好的室友。
“混蛋光忠,”大俱利咬牙切齿,“他在咖啡店让我喝了快三十杯的饮料,自己跑去抽什么徽章。”
同病相怜啊。鹤丸绝望的翻了个身。


然而日子依然的过,烛台切和太鼓钟和他们的代购工作死去活来,大俱利和两个人的快递死去活来,鹤丸和打印生写和杂志存货死去活来,时不时几对损友还会在咖啡店和KTV相互的死去活来——

“小俱利!救救我!最后一次了!小银让我抽300发浪吧唧!300发!一个人排一次只能抽10发,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三场排完30次啊!”
“鹤桑,这次的物贩不购票也能排,救救我啊500张浪大幕!还没有凯旋场,只能三场买完,我哥根本没想到会有人一口气要了200张啊!帮我排一场就好!请你吃饭啊,餐馆你挑!”

无数次声明不会再有下一次的鹤丸还是认命的去帮太鼓钟排了物贩,反正事后太鼓钟总会请自己吃饭,物吉也会付自己工钱,鹤丸索性就把帮太鼓钟排物贩当做半个兼职。
辛辛苦苦抽完一轮吧唧的鹤丸拉好书包拉链,准备回到队尾去排下一轮。
大概是命运的指引,让鹤丸转过头,在茫茫的队伍中回过头,看到了两条队伍开外,正好抽完浪大幕的,抬起头的一脸尴尬的大俱利。


大概是命中注定吧。


END



设定:
太鼓钟贞宗 17 高中生 是个代购
烛台切光忠 21 大学生 是个代购
鹤丸国永 22 大学生 便利店打工中
大俱利伽罗 20 大学生 快递公司打工中

大概,或许,可能,有后续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