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二十四番花信风/瑞香】你曾是少年

魏琛中心

大寒一候瑞香

————————————————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曾经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







魏琛是被热醒的。
天已经黑了,不大的出租房里只有桌子上的电脑屏幕发着幽幽蓝光,上面还显示着装备界面,鼠标停留在迎风布阵的装备上:他的死亡之手还差两个稀有材料就能升级了,他们一帮人这几天加班加点的熬夜刷副本,总算是快攒够了。

魏琛从趴着的桌子上爬起来,他前一天刚刚熬完夜,看来是没等到他关电脑回床上就睡着了。他伸了个懒腰,枕着的胳膊已经麻了,腰也酸的不行。
老了老了啊。
刚刚二十七岁还可以称得上青年的人一边锤着自己的肩一边感叹,想当年自己可以两天不睡觉照样带着那帮兔崽子和霸图的抢野图boss。他看了看显示屏角落的时间,晚上七点四十,已经睡了十个小时,看来是自己代练完把号交还给雇主换上自己的号的时候睡着的。
手机有好几条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是自己那帮兄弟发来的,果不其然是QQ上没找到他试图打电话联系,不过自己睡得太死了没被吵起来。魏琛一一回了消息,说自己只是睡太死没听到电话,没一夜猝死电脑前。幸好今天没什么重要工作,剩余的副本晚上也能打完,没当误事。
他伸个懒腰站起来,肚子咕咕叫起和他抗议,快一天没进食自然有些受不住,正准备烧热水泡泡面,魏琛往电水壶那边一瞥才意识到了问题:“靠,我说怎么这么热,电风扇坏了。”


魏琛一个人鼓弄了半天也没和风扇整出个所以然,只能拎着下楼去房东家求救。
然而还没下完楼梯就听到底下房东家传来吵架的声音,尖细的女声和男孩变声期有也沙哑的嗓音一声塞一声高,时不时夹杂什么东西摔到地上的声音。
“又吵起来了?”看见从房东家门口路过上来的邻居,魏琛忍不住问。
“估计那小子熬夜打游戏了,初三了他妈能不着急吗?”对方摇了摇头,房东和他家孩子因为电脑游戏不知吵过多少次,他们这些租房子的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对了老梁,你会修电风扇吗?我那个又坏了。”
“不是我说你啊老魏,你这二手风扇本来就是二十块钱淘来的都用了这么久了饶了他吧,房东叔叔都救不回来了。”
“没办法,穷啊。”听对方这么说,魏琛也放弃去再找人帮他修,房东家还在吵架自己又不能没眼色进去让人帮忙,还是换一个来的实在,索性就跟着邻居边上楼边闲聊。
“还穷,我上个月可看见你换了新电脑啊,名片啊,值多少个新电扇啊。”


虽说是夏天的晚上,位于三层的出租窗户大敞也丝毫没有一点凉风愿意进来。吃完泡面满头大汗的魏琛一个人在屋里闷得不行,投降准备去网吧和自己那帮兄弟们会和,毕竟那有空调肯定比自己十几平米的出租房凉快不知道几倍。
魏琛顺着道边溜达着去网吧,本来还有那么一两丝的凉风现在是彻底没了,就是t恤裤衩人字拖也闷得不行,索性就去路边小卖铺买根冰棍边走边吃,不过魏琛没想到自己刚进去,就在冰柜旁边看到熟人。
“呦呵,初初,和你妈吵完了?”
正在挑冰棍的少年顿时黑了脸:“不是说不许这么喊我吗!像小孩子!”
“你刚几年级,和你魏哥比不是小屁孩是啥。”


“所以说,你半夜开电脑打游戏又让你妈抓包了?”魏琛叼着根冰棒蹲在广场边上,无聊的看着广场上大妈们跳广场舞,嘈杂的音乐声混着广场边上摆摊的讨价还价声,还有不远处孩子吵闹的声音,戴着耳机听多了指挥和游戏音效的,偶尔听听这些也觉得挺好。
“嗯。”林初咬着冰棍,也在旁边蹲着,看着自己鞋尖不抬头。
“听你魏哥一句劝,你不是职业选手那块料,好好学习别和你妈对着干。”
“喂魏大叔,谁说我不是那块料的!告诉你我在我们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多少人想让我带着他们组队——”年轻人心高气盛,听到这番话立刻抬起头扯着脖子和魏琛辩驳。
“是是是,可是大天才您连我这个快三十的老大叔都打不过还想去打职业?你在市里出了名还差不多。”
“我那是没经过训练,我妈要是同意在青训的报名单上签字,用不了三年我肯定能打遍竞技场无敌手然后顺利进联盟!”
“你可得了吧,你这个样子,你偶像夜雨声烦一个打你一百个都不在话下。”
“切,你见过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废话老子在联盟待过,夜雨声烦还是老子一手培养起来的,联盟那帮老将老子哪个没打过。
“我朋友可认识职业的,我可和他们刷过本。”
魏琛本想把身份亮出来吓对方一大跳,要是知道自家楼上住的带自己刷本的是自己偶像战队的创建人和偶像的师傅,这小崽子反应一定很有趣。但是最后还是没说出来,魏琛也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口头就让自己改了,不甘心吗。
林初羡慕归羡慕但还是不服气,还是忍不住和魏琛对了那么几句。

“醒醒吧,臭小子,你跟你偶像不一样,只是在拿青春打水漂。”
最后魏琛也懒得和这个臭小鬼浪费更多嘴皮子,有时间做知心大哥哥还不如赶紧去网吧刷场副本来的实在,一巴掌拍林初背上,差点把人拍到地上,林初不服气的瞪回去,没想到魏琛拿下来一直叼着的空棍,一脸严肃的和他开了口。
“你在一线大城市出生,你有本地户口,独生子,虽然不公平但是这注定你的学习之旅会比全国无数学生顺利简单不知道多少倍。你们家是出租户,一年房租就二三十万,说不定将来还是拆迁户,你的资本就和我们这些小城市一路闯出开,会为了生活开销操碎心的不一样。没错,你有资本挥霍青春,你打游戏没问题,你不好好学习没问题,在未来,你甚至不去找工作也没有问题,别和我说代打,这是青春饭我比你清楚。你有父母留下的资本,房子,存款,户口,大不了以后就无所事事靠着收房租过日子,就是这样你的生活依旧比我们好上不知几倍。这些你看起来不在乎习以为常的东西,却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你偶像家条件可没你这么好,所以他靠着他的天赋和努力登上了现在的位置,你潜意识里大概是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吧,但是你不服气,你知道你家长疼你,大不了就是挨骂,我搬来这几年可没这么见你妈打过你,你这不过算是有钱人家的任性罢了。”
林初自知理亏,转头又开始盯鞋尖。

和自己年轻时候有点像啊,魏琛不禁感慨。
不好好学习,成天翘课打游戏,好在父母不指望自己能有多大成绩,初中毕业进了个说不上好坏的职高,还成天盼望自己能称霸游戏闯出一片天,职高毕业在社会上浑浑噩噩混了几年,本来以为自己就好这样碌碌无为度过一生。结果碰上了荣耀,认识一大帮兄弟,建立蓝溪阁,用索克萨尔的账号在各种副本和记录里留下痕迹,最后还成为了职业选手,捡到黄少天那个兔崽子,把账号卡留给喻文州,真是痛快的几年啊。然后退役又回到了这个社会,浑浑噩噩又是几年。
说起来,自己离开老家去广州的时候,还和家人吹牛一定在联盟闯出一片天,然后把家人接到大城市去。
结果还不是两年就退役,还弄了个不告而别,真是逊毙了,自己当初这么想的。


“回去吧,你妈该担心了。”魏琛把冰棍棍扔到垃圾桶里,锤了锤蹲麻的腿站了起来,一根冰棍一场夜风也给林初的脑子降了温,乖巧的站起来准备回去。
“嗯,谢谢魏哥你的冰棍,回头请你喝饮料。”

年轻真好。
魏琛朝林初挥挥手,然后点了根烟,向网吧的方向走去。


end-




瑞香的花语是祥瑞吉利
送给开荒一代,愿他们为后辈打下一片光明未来黯淡离场后,可以瑞香吉利,不被生活欺压的太过困苦,许多年以后回忆起年轻的经历时,没用后悔只有荣耀



SHE - 你曾是少年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