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双鬼/亲吻十题】吻发尖——Embrasser

勉强赶上了
无脑甜饼
——————————————

李轩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侵犯。


前几天吴羽策的表哥一家出去旅行,小侄女的宠物鹦鹉被暂时委托给他照顾。最宠侄女的的吴羽策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过分的要求,而且也被告诉过这鹦鹉亲人还乖巧,养起来不费心,正值夏休最悠闲的时间,他自然乐意给自己找点不一样的乐趣。
那只玄凤鹦鹉亲人的确不假,只花了半天时间就变得和吴羽策亲近起来。不吵也不闹,他们打游戏的时候就乖巧的站在电脑前或者安静的玩着笼子里的玩具,一向慢热的吴羽策都忍不住在晚饭后拿着瓜子逗它吃。
美人配萌宠的美景可不多得,尤其是在李轩端着洗好的果盘进门时,吴羽策连带着正蹲在他脑袋上的小生物一起转过头盯着他看,同时下面的那个自觉的张嘴等着对方喂过来的樱桃,李轩一脸圆满了的一边伸手喂一边思考养宠物的可能性。
不过这个想法在鹦鹉来到他家的第二天被他扔进了回收站。

吴羽策属于典型的不出门绝对不换睡衣,他那个和李轩情侣款的睡衣后面有个兜帽,自从鹦鹉被他放到头上过后,小家伙就发现了帽子这个温暖又安逸的地方,吴羽策打游戏的时候就钻进去呆着,还免去了呆在头上吴羽策带不了耳机的问题。
看起来完美的相处方式引起了李轩的不高兴。
他从超市回来就看到吴羽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书,吴羽策的侧脸隐藏在在微长的发丝下,只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突然抬手去拢了拢几缕碍眼的发丝到耳后,白皙纤长的手腕从宽松的袖子中露出,仿佛上等的白玉。
李轩听到了自己吞口水都声音。

之前碍于鹦鹉在,尽管小家伙可能并不知道眼前两个亲密无间的男人在做些什么,但被看着对吴羽策动手动脚,李轩多少有点羞耻,正好现在鹦鹉不在屋里,自己又好几天没有碰过对方,李轩这么想着,便放下手里的东西,轻声慢步的走过去,坐在吴羽策旁边,从后面环抱住对方。
吴羽策翻书的手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回头。李轩知道这是默许的恢复,便大半个身子都靠到吴羽策的后背上。
两个人相差无几的身高并不影响李轩对于这样拥抱的热爱之情,比起一个人完全圈住一个人的拥抱,他更喜欢放轻松的依在对方背上,抬起头就能看到对方的微卷的发梢,稍微侧侧头就能把下巴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去看对方因为专心致志而更加迷人的侧脸。
他一直觉得把发尾烫成微卷的吴羽策好看的要命,自从对方烫完头发后,李轩就喜欢把玩对方的发尾,吴羽策发质很好,柔软的仿佛李迅家布偶主子的皮毛,略长的发丝刚好能缠绕在指尖四圈,不长不短,而最后,李轩总会忍不住吻上那缕秀发,虔诚的不比亲吻爱人。
他缠头发时,吴羽策继续做着手头事,这样安静温馨的度过一个温暖慵懒的午后,也算得上是两个人之间的小小情趣。

本以为会像从前一样,顺着发梢吻上对方的双唇,然后温润整个夜晚,只可惜今天李轩这个小算盘落空了,他还没来得及俯身亲吻对方,就被横在自己前面突然活动起来的睡衣兜帽吓了一跳。
吴羽策大概是感受到身后不正常的动静,连忙放下书把手伸进兜帽里去捞,果然捞出了正在挣扎的鹦鹉。
大概是被李轩的突然靠近压到了,羽毛还有些支棱着,吴羽策心疼的帮着顺毛,还责备的瞪了李轩两眼,李轩有苦难言,原本幻想的一夜春宵自然化作泡影。

事情到了第三天,李轩才意识到吴羽策的兜帽对鹦鹉来说是个宝地,小家伙不在吴羽策脑袋上或者肩膀上,就是在兜帽里呆着,显然忘记笼子里才是自己家。
碍于前一天被压的惨剧,这两天只要鹦鹉进了吴羽策的兜帽里,李轩就别想从后面靠近吴羽策。
李轩有苦难言,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在吴羽策心中的地位。



送走了鸟祖宗的时候李轩长叹一口气,拜他所赐,自己只能看吃不到的日子终于到了头。
前脚吴羽策刚刚关上大门,后脚李轩就从后面抱了上来。
“吃醋了?”
吴羽策拖着背后的大型犬科动物往屋里走,对方这几天的憋屈自己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存心想去逗逗对方,结果还是挺让他满意的。
“你睡衣帽子里都是羽毛。”
李轩把头埋进去,他这才发现原来这帽子里面是挺舒服的,难怪鹦鹉会一直赖在里面不出来。
“撒手,我要换衣服。”
李轩乖乖撒手,看着吴羽策脱下睡衣外套。
不愧是我家阿策,这身材就是好。
一边想着,就从后面抱了上去,开始亲吻对方。
吴羽策看了看手里的衣服,放回柜子里,转身回给了对方一个吻。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