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深夜碎碎念



没什么意义的碎碎念,感慨一下


——————————

附近最后的菜市场也要拆了。


我是赶暑假作业的时候听我妈聊天说的,我记得我们家附近原来有两个很大的菜市场和特别大的早市,这两年全给拆了。

这边的市场也要拆,前两天去买笔的时候听店主和人聊天说的,不大的一市场,卖笔卖玩具卖衣服,啥都卖,四层的书店搬走了,现在是茶叶城,就没去过了。我还记得我最爱买笔的那家店旁边是个动漫周边店,但我一次都没去过。


旁边是个废弃的商场,前几年北京有场大火把那里烧的只剩一个空架和老板的一屁股债务,绿色的网子糊上好几年,早就一层灰了,压根没人再去重建了。

往西走两站就是苹果园,北京地铁一号线的终点站,那里原来也有两个商场,不大的那种,去年也拆了,那里原来有家稻香村,挺大的,比我家附近那个大多了,还有个肯德基,我小时候第一次吃快餐就在那,还有儿童乐园,我被撞过好几次头。地铁旁边原来是一溜平房,各种店铺,有水果有超市有餐馆,还有个自行车停车场,我住院那年我爸的自行车在那停了一星期。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拆的了,后盖的十几层还是二十几层的大厦早就招租了。

我家住的说偏也不偏,走两步就是西五环,过了桥,就从海淀到了石景山,门口的336没改线路前好撑北京最长还是横跨区最多的一趟公交车,现在改到了六号线终点站。我骑车去过香山也去过植物园,还有游乐园,顺着北方工业大学的后门进前门出,过三个红绿灯就是八角游乐园,不过它大名叫石景山游乐园,每年庙会都去那,东西还是一样,坐个旋转木马,再去围观我姐夫砸玩具,抱回几个一米多的玩偶,再被我妈念叨一年。

我感觉身旁什么都在拆,动物园大红门搬了,家旁边的物流港也要空了,菜市场被圈起来都要一年多了。曾经的花鸟鱼虫市场,现在正围着贴满“建设和谐城区”的墙糊上了,能看到的只有挖掘机了。

或许这就是首都,菡萏面基的时候说北京生活节奏太快,是啊太快,还是那个物流港,小学建的高中都快要拆了。

都知道要转移中心到通州,电视上说报纸上说地理练习题上说,我姨家就在通州,我从小就去住,是呀变化真的,熟悉的地方一个不剩,全都被漆成蓝色的铁板围住,只剩下钢筋水泥和吊车告诉你这里将来会建成怎样的一栋高楼。可我只想念原来那个有荔枝卖的小市场。

我们家是胡同,我喜欢住胡同远大于楼房,我怀念小时候胡同里卖糖葫芦的吆喝声,爷爷在的时候总会给我三块钱买两串回来,一个人吃两串,感觉那么幸福,我也想念小时候在后面的草地里打滚的时光。

北京政府每年都会为外来人口建设二十万所住户房,我不知道为了每年这二十万的房源,北京的哪里又会被拆掉,我不知道为了那个两年后开张的环球影城,谁童年的熟悉的住所会被圈起,然后拆掉。

我是个恋旧的人,我怀念原来的一切,哪怕是曾经无数次摔下来的秋千。我想念原来的那些建筑哪怕他被设施更完整的大楼替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家的位置也会被划进某个大楼或者商场建筑计划的设计图纸内,然后我们会搬走,几年后再回来,留给我一片陌生的建筑群,我想我也不一定有把握,找回那条回家的路了。


原来补习班老师打趣说中国的英文是China,谐音拆哪,是啊,明天又要拆哪啊。



评论(6)
热度(18)

2017-08-19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