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芴笏 —

【喻黄】橘猫和乌龟的爱恨情仇


瞎几把写
沉迷摸鱼不能自拔




魏琛搬完家第三天下班回来的时候抱了个塑料收纳箱,里面有只比他脸还大的乌龟,比乌龟早一天来这家的黄少天如临大敌。


黄少天是只刚满月的小奶猫,魏琛同事方士镜给的。等魏琛把装乌龟的半透明塑料箱子塞进厕所架子底下后,把黄少天抱了过来,不顾对方挣扎把猫摁在箱子前和乌龟打招呼。
“少天啊,要和文州好好相处啊。”不然小心他咬你。
黄少天不高兴,黄少天不服气,黄少天呲牙咧嘴对着乌龟——的尾巴,然而对于一只奶猫来说并没有威严可言,只是换来了魏琛疯狂的拍照秀猫。

我要给那只王八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谁才是这家老大。
黄少天一边舔着牛奶一边发誓,尽管喻文州是魏琛五岁的时候买回来的乌龟,比他和魏琛处的时间更长。



喻文州住进来后黄少天多了一项乐趣,等魏琛上班以后就跑到厕所,他个子还太小爬不上什么,只能蹲在箱子前狂挠并且喵喵叫,然而箱子里的乌龟理也不理他,就是黄少天爪子挠疼了,嗓子喊干了,最多也只换来乌龟的动动腿。
黄少天气啊,每天花更多的时间蹲在箱子前挠啊叫啊,试图在喻文州面前树立起威信,告诉对方自己才是这个家的老大。然而喻文州最激烈的一次反应就是把脑袋缩回壳里,气的黄少天愣是没吃晚饭,还把魏琛弄得一阵莫名其妙。



-老方啊,你说少天整天趴文州箱子前有叫又挠这是干啥……
-饿了,想吃呗
-……

魏琛回给方士镜一串省略号,然后把手机放回兜里,开始准备喻文州的晚餐。
别看喻文州每天动都不动的趴箱子里,嘴巴叼的很,只吃每天菜市场卖剩的小条活鱼,还得魏琛给剁好了才肯张嘴,魏琛总觉得自己伺候了二十多年的大爷。
“少天别闹这鱼不是给你的!下去!别闹!这东西要是出现在客厅你未来一周的零食全没了!”
黄少天的奶猫奶猫时的吃食只有牛奶和一点熟鱼肉泥,稍微大点之后也只是混着给点猫粮,可以说口味单一的很,所以闻到鲜鱼的味道自然嘴馋,顺着香味跑到厨房,在魏琛脚边拱半天依然没换来加餐,意识到对方并不吃撒娇这套,真能自己爬上桌子刀下夺鱼——结果就是被魏琛关在厨房外面,黄少天气的又开始挠门。
挠了几下就看见魏琛开门了,黄少天以为对方终于意识到这鱼应该给自己,摇着尾巴蹲在厨房旁边,然后看着魏琛端着鱼进了厕所,追进去一看,自己心心念念的鱼早就被魏琛扔进塑料箱子里了,喻文州正不紧不慢享用自己的晚餐。
气的黄少天在心里又给喻文州加了一条罪名,然后又两天没理魏琛。



魏琛看到那个场面真的很意外。
自己搬新家大半年了,猫和乌龟的关系依然(单方面)很糟,可能真像方士镜说的那样,黄少天馋,但想想也不对,之前方士镜弄过清蒸甲鱼,分了他半锅拿回家讨好主子,结果黄少天闻了闻便扭头就走。
没来由啊,或者说只是物种不对盘?
时间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半,地点魏琛家厕所,魏琛一个人坐在马桶上百思不得其解,黄少天安静的趴在洗衣机盖子上俯瞰自己主子和对头,喻文州还在自己的箱子里不紧不慢的享用今天的晚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魏琛极度懵逼:他听见安静了一会的黄少天突然喵喵叫起来,他也知道自家猫格外喜欢叫,但还是好奇的抬头,就看到黄少天弓起身子,瞄准,蹦了出去——目标直奔喻文州的箱子。
卧槽我喂完文州忘了把箱子推回去了,而且他的箱子的盖子我也没盖严!
魏琛连忙起身去捞黄少天,可惜伸手完了,黄少天已经落到了盖子上,开始把脸凑到塑料盖子上透气的洞上,瞄着里面喻文州嗞哇乱叫。
“卧槽小王八蛋你蹦什么!吓死老子了,幸亏那盖子盖的还算严,要是没盖严让你蹦进去了你今天晚上就成文州的夜宵了你,知不知道!”
魏琛连忙把猫捞回来,结果就看见盖子上有个大裂纹,估计是黄少天弄出来的。俗话说十个橘猫九个重,还有一个抱不动,平心而论黄少天的体型体重不是那九个更不是那一个,在橘猫里也算苗条的,可再怎么苗条也是魏琛一口猫粮一口零食喂出来的,那一蹦也很有分量,毕竟盖子上面凿了不少洞,魏琛不敢保证再胖几斤黄少天是不是会直接压断然后进箱子里。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愚蠢的人类,你居然阻止我向敌人发动进攻!
魏琛可不管黄少天在自己手里有扭又踹胡乱蹬,拎起来就扔出厕所然后关上大门,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卡壳,然后换来黄少天响彻楼层的一声巨“喵”。不管黄少天又会几天不理自己,反正用奶黄包总能哄回来,魏琛开始思考怎么给喻文州的窝找个盖子,省的再发生越狱事件。


第二天黄少天进厕所时,发现箱子上碍眼的盖没了,开心的把脑袋伸进箱子里,结果pia的一声砸在铁丝网上。
真TM疼。
黄少天半个身子趴在铁丝网上,冲着里面的喻文州喵喵叫。原来的盒子半透明,只能趁魏琛换水喂食的时候能蹲在洗衣机上看见他,这回隔着铁丝网把对方看了个真切,高兴的黄少天又提了几分音量。
喻文州很烦躁,喻文州睡不着,原本塑料箱子隔音效果就不会,黄少天越大声也越大,越来越吵的喻文州睡不着觉。要冷静,要低调,自己二十岁的龟这么能和几个月的小猫计较呢,喻文州安慰着自己,然后听到耳边突然炸起一声巨大无比的“喵!”下的连忙回头,就看见黄少天一张大脸贴在铁丝网上,大眼睛正闪闪发光的看着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把脸完全摁在铁丝网上导致脸上的肉变成一格一格的,喻文州还好诚恳的赞美一句黄少天长得也还不错。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转了头,他转头了!他动了!动了!黄少天想着这几个月的努力没白费,照这个发展,距离喻文州臣服于他脚下不远了,是时候让他知道谁才是这个家的老大了。于是他之后来的更欢了。
我造了什么孽。
伴随着黄少天更大声更多的叫唤,喻文州绝望的把头缩进壳里。

每天去趴铁丝网也是有坏处的,比如说某天魏琛惊讶的发现,黄少天脸部的毛变得一格一格的了,吓得他连忙去给黄少天洗澡,不洗不得了,一洗结果发现黄少天脑袋上让铁丝网划了个口子。
“卧槽小祖宗,放过文州吧他只是个龟,你就是闹出花来他也只是个乌龟!”魏琛把黄少天禁锢在怀里防止他乱扭,一边训一遍给他上药。
黄少天耐受啊,黄少天疼啊,黄少天挣脱不开啊,就又把这笔账记在喻文州头上,想着明天一定不让对方好好睡觉。

对客厅发生的事丝毫不知的喻文州睡得很香,他梦到有一天魏琛忘了盖盖子,自己趴了出去,然后用胶布封上黄少天的嘴,啊,真幸福啊。依然幸福的沉浸在美梦中的喻文州愉悦的蹬了蹬腿。





评论(7)
热度(88)